方方日記將在美出版 遭遇甩鍋者群攻

武漢封城期間,被鎖在城中的武漢作家方方和所有武漢人共命運,記下耳聞目睹,委婉但不失尖銳,要求官員為疫情承責,對「極左」絲毫不留情面。日日夜夜,點點面面,在中國海內外引起巨大反響,在那一時期,每天的某一個時刻,無數的人都在等待着方方的「日記」。

然而在傳出這些日記將於8月在美國出版後,至少是可在中國官方平台馳騁的「輿論」對方方發動了一場罕見的攻擊,如果把這場巨大的攻擊形容為一處戰狼之舞,領舞的就是『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胡錫進4月8日撰文有意將『方方日記』將要在美國出版一事放入美中因新冠疫情處理方式激烈對抗的大背景下聯想。

胡錫進稱,美國向中國「甩鍋」,一些精英人士甚至要求向中國索賠,「讓很多人聯想到庚子賠款」,而方方卻要在美國出書,中國人將會「用我們多那麼一分的利益損失,來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買單」。他稱這本書在今天的這個時間點上出版,「方方的確帶來了對公眾的一份刺痛」。

胡錫進領舞,一眾翩翩,一時間,曾經無數被方方日記感動的讀者不知到哪裡去了,屏蔽了?被壓抑許久的大V出來說項了。許多,使用的竟是五十年前文革時代的語言:江帆稱:「那個『方方日記』,不正是以反動立場描寫『歷史』『文學』的最佳反面教材嗎?」。

方方日記曾讓無數人與煎熬中的武漢人有種同命運感,但是,現在有人出來替「海外華人」代言了。陳淑敏:「不能只考慮讓更多人知道一部分真相,但不想到這些內容可能會讓更多人受傷害,比如海外華人可能生存境地更困難,因為一定會有偏激的外國人會更堅定認為是中國的原因導致的疫情傳播,會間接激化矛盾。」

這算比較溫和的,金融圈女神經就比較神經:「方方永遠只談社會的黑暗面,至於千千萬萬中國人為此做出了多少努力,她是看不到的。她當然有說話的權利,但是她以體制內高官的身份,物質和榮耀都有了,然後又砸體制的鍋,簡直是一魚兩吃。」其實,方方曾經是湖北作協主席,現在早已退休,不再「高官厚祿」。

記述武漢人日常悲情,日記中也不乏「光明」,但有些人不希望把家中的瑣事拿到外頭傳揚。「內外有別」,號稱「體壇那些事」的說:「說問題就說問題,你為什麼授權國外出版呀,在家裡爭吵和到國際上叫嚷,是一個性質嗎。難道你以前的微博沒有把你的意見表示出來嗎?」這位網民可能不知,方方日記雖然沒有完整出版,海外多種語言的媒體都早已做過廣泛的報導。

署名「龍想說的」比較惡毒:「這次舉國抗疫,汪芳竟成了吃人血饅頭的最大『贏家』,成了最着名『作家』,成了應該不能只有一種聲音的「聲皇」,成了全球撕裂中國的『名人勇士』。是汪芳悲,還是武漢人悲,或國人悲?」還有指責方方是在給西方送炮彈,反過來打在億萬人身上,指其「客觀上說實實在在的幫凶,是給敵對勢力遞刀子的人」。

但也有敢於為方方挺身而出的:「看到回帖里那麼多武漢人罵方方,真是悲哀。想對方方說,您不值得記那些日記。 作為一個非武漢人,一直在為武漢人提心弔膽。在最艱難的時期,只是通過方方日記才看到武漢傳遞出來的信息,還有上海的童之偉教授晝夜不息不斷轉發武漢求助的信息。看到這些才知道當時武漢人是多危險和多艱難!」不過,文中所說「那麼多武漢人罵方方」無從查實。

還有網民質疑:「那些真情實感地自發去她微博下面謾罵和高呼類文革口號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很多疫情期間活躍的V都保持沉默或者退博。看樣子疫情確實穩住了,開始秋後算帳了」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發文「方方太嫩了,我教給你怎樣群毆」,幫助方方分析「出謀劃策 」,「從目前來看。對方是全序列出動了,換句話說,指揮部都上陣了。這一輪干不倒你,就只能動用官方媒體了。」「我曾有幸一周之內被150多家官方媒體圍毆。除官方媒體外,上述系列分三個梯隊。第一梯隊是地痞流氓,典型代表是司馬三雞。只要有錢,什麼都干。它在微博上的設置都是交錢就可以罵它。這個梯隊已經喪失了公信力,它們對你的名譽造成不了什麼傷害,重要的是噁心。看着噁心,想起來噁心,心態變壞。韓紅、袁立就是這個樣子,大部分文人也都束手無策。你和它做任何解釋都無意義,你選擇和它對罵,你輸了:「你終於變成了你討厭的那種人」還有一類是」網上所說的垃圾人」:「如果選擇和垃圾人開戰,必須想明白兩點,一是只有開戰沒有停戰,它們會一輩子黏上你。你願意嗎?你做好準備了嗎?你做任何事情它們都會摻和進來,攪局和拆台,讓你永世不得安寧。二是必須降低身段和格調,使用污言穢語,這是這個戰場通用的武器。」

王五四談論網上兩篇談方方與張文宏醫生的收入文章,很是感慨:「我倒不是吹捧這兩位,只是覺得這個社會已經墮落成糞坑裡,一部分渴望英雄出現,救她與水火,英雄最好是能犧牲,獲得一片讚歌。另外一部分人希望身邊都是跟他一樣的爛人,哪有什么正義者勇敢者,都是蛆蟲一樣活着,你稍微挺挺脊樑抬抬頭,他都覺得你在破壞大好和諧的苟且偷生局面,一定得給你挑出一些上小學時不還同學橡皮擦的毛病,這樣就好像大家都一樣無恥了,也就心安理得的繼續苟且下去了」。

一位讀者寫了題為「一如既往地支持方方有多難?」方方留言,仍是處變不驚,一貫的態度,她說:「我相信一個強大的國家不會因為一本書的出版就坍塌掉,一個自信的政府也不會因為一本書就無端地指責作家。2020年及以後的人民生活狀態,取決於本國與各國政府對待新冠病毒的方式,而非一本小小的方方日記。謝謝這位讀者,一個人擁有常識多麼重要」。

方方3月28日日記完結篇似乎預示了一切: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

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