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3天鬥爭 河北兩民眾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

日前,有微信公眾號發布信息稱,河北張家口太平堡村的兩名居民通過行為藝術抗爭,成功迫使當地政府讓步,無須參加常態化核酸檢測,引發大量網友關注。不過,目前相關微博已無法查看。

經過3天鬥爭 河北兩民眾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
河北兩民眾通過行為藝術,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網絡圖片)

根據微信公眾號「雞蛋bot」記錄,這兩名居民此前曾因拒絕做核酸而被當地政府趕出家門。兩人曾使用微博賬號「大北和入閣」記錄抗爭經歷,但目前相關微博已無法查看。

9月18日,微博用戶@wstdq_its轉發了當事人的朋友圈,並寫道「經過三天的鬥爭,朋友成功捍衛了非必要不測核酸的合法權益」。不過,相關微博目前也無法查看。

全程記錄如下:

9月15日

2022年9月15日記錄上午大概10點半-11點

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某村

四五個男人和兩個女人戴着口罩強行進入我的租屋,當時我正在衛生間拖地。因為有點慌張所以沒有及時錄音。這時我對對話的回憶。

我:你們是什麼人?

對方:今天做核酸你不知道嗎?你有沒有做核酸?

我:沒有。現在都沒有疫情了為什麼要做核酸。

對方:這是縣裡的通知就是要做核酸。

我:通知有什麼法律依據嗎?現在沒有疫情,有什麼依據要求做核酸?

對方:這就是縣裡的文件,我們不提供給你看。你就是要做。

我:不提供給我看我為什麼要做。縣裡什麼文件,你們把紅頭文件或什麼文件拿出來給我看看,你們都沒有任何依據。

對方:我們就是這個村的,管這個村的,你不做,不配合我們的防疫工作,我們可以叫你立刻搬走。

我:你們是村委會的?誰給你們的權力要你們強制做核酸?你們有什麼法律依據?給我拿出來看。現在是法治社會。

對方:縣裡的通知就是法律。

我:通知不是法律。法律是法律。你們不要搞錯了。

對方:不管什麼法律。現在就是通知要做核酸。之前找過你們好幾次你們不在家,打電話也不接,你們不知道?

我:我們不在家那是我們外出了啊,打電話為什麼一定要接?我別的電話也不接啊。有什麼義務要我接電話?而且我前一段時間手機壞了。

對方:現在疫情這麼緊張,你怎麼還隨便外出?

我:現在整個縣整個市都沒有疫情了。村子裡的人也都隨便進出,為什麼不能出去啊?

對方:你當初從北京回來是不是也沒有報備?你知道要報備嗎?

我:我就常住在這兒,去北京是看病啊。回來也報備了,村子也同意了我才能回來的,不然也不讓我回來的。

(兩男兩女從二樓走下來,我很吃驚。)

我:誰讓你們上去的啊?你們有什麼權力隨便進別人的家?

對方:這整個村子都是我們管。我們怎麼不能進。

我:這是我租的房子。我允許你們進了嗎?我告訴你們,你們現在已經違法了。

對方:我們現在不管別的事情。你要告可以去告村委會。但你現在只需要知道一點,不配合我們的工作,我們可以立刻要你搬走。你今天就必須搬走。今天晚上我還會來看你有沒有搬走。我們會和你們的房東說。

我:你們憑什麼要我搬走啊?

對方:反正你要是不搬我們就停水停電。我們有這個權力。

我:你們有什麼法律依據啊?我們搬走那就睡大街,是這個意思嗎?

對方:我不管你們睡哪兒。只要你們離開這個村。反正整個村子就是不讓你們待了。你們知不知道?明不明白?

我:……

對方:我不是針對你,跟你過不去。我們也是上面有壓力。我們家裡也有老人孩子。

9月16日 第一條

今天是2022年9月16日星期五,是我開始我的行為藝術【拒做態化核酸被村委趕走睡大馬路】的第一天。

昨天上午村委會書記領着六七個人闖入我家要求我立刻搬走,理由是我沒有做常態化核酸(解一下,常態化核酸就是在沒有疫情的地區變相強制進行的全民核酸)。一、我當時沒有同意。當天下午他們又讓房東上門來表示不再與我續租。由於我的租期確實已經到了,所以我的確沒有辦法繼續待在原住處今天請了兩個師傅,用三輪車把大件家具搬了出來。現在都擺放在村口。圖2是我擺在村口的家具。圖三是本村村委高級幹部。圖4是一開始阻撓我們在村口放家具的村委會人員。圖五是村委會派來監視我的車輛。我會一直睡在村口進行我的行為藝術,表達對常態化核酸政策的不滿和不認同。

經過3天鬥爭 河北兩民眾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
(網絡截圖)

9月16日 第二條

住進了大馬路上的新家,環境就還挺優雅的,可以看見星星,是好的臥鋪,大家不用擔心,我們躺下啦!

經過3天鬥爭 河北兩民眾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
(網絡圖片)

9月17日 第一條

我們住進了大馬路上的新家第二天。今天是行為藝術的第二天。睡了一晚,精神抖擻。狗子已開始護家,朝過路人叫。

昨晚村長來找我們提出解決方案:先進行核酸檢測,然後可以「幫助」我們離開張家口,同時可以把我們的物件打包帶走,並給路費補助。今天上午村長再次找我們談話,否認之前曾說要求我們離開張家口。

但仍勸我們搬離村口,說我們沒水沒電是在自己受苦。我們表示:是村委前天要我們搬離,睡大街都行。另一個戴防疫袖章的人說:你們離開這個村就會死嗎?我們仍然要求村委拿出常態化核酸的法律依據,但對方依然拿不出來。下午有一位撿廢品的大伯過路,停下來和我們聊天,並給了我們五塊月餅,告訴我們別餓肚子。但是他也被村長趕走了。村長說, 這是在保護我們不被壞人欺負。

下午我們還為新家起了一個名字【平民之家】,並在桌子上進行了藝術創作。我們也從今天開始發起【徵集】,請朋友們為我們的新家起名字。我們會以不同的形式來呈現它。要求:簡短易懂,符合目前行為藝術的情景。今天的名字來源是村子防疫人員今天對我們說的話:「你們是平民就要做核酸!

經過3天鬥爭 河北兩民眾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
(網絡圖片)

 

經過3天鬥爭 河北兩民眾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
(網絡圖片)

 

經過3天鬥爭 河北兩民眾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
(網絡圖片)

 

經過3天鬥爭 河北兩民眾成功抵制常態化核酸檢測
(網絡圖片)

接下來再澄清關於這個行為藝術的幾個基本點:

1、有朋友勸我們搬去周邊地方比如北京或希望可以幫我們找到新的住處。我暫時不同意這種幫助。這實際上是要求我們主動中斷行為藝術,這不是這項行為藝術的意願。搬離也仍然需要做核酸。

2、我並不覺得我們是自己找苦吃。作為藝術家,我認為在自己面對的社會環境中創造出有意思和有意義的作品是我的本分。這是我的樂趣。 所以最好的方式是關注作品。

3、我並不認為大城市就更「文明」。我在農村一年多的居住經驗告訴我,鄉村環境讓我感到比大城市十倍的愜意。我有待人友善的鄰居和房東。只是面對常態化核酸,大家都無能為力。所以認為在農村發生這種事,就是農民更野蠻,我認為是你們的城市本位的意識形態霸權在作怪。如果一個人不提出異議,ta可能身處任何地方都會覺得這個地方足夠「文明」。但我的標準沒有如此低。

接下來說說大家可以如何支持我們:

1、持續關注就是最好的支持。大部分公共藝術家都會希望自己的作品被看到。

2、可以向我們提供戶外生存的知識和工具比如戶外生存指南PDF、炊具、食物和提供藝術作品創作的建議和發表渠道,幫忙進行藝術作品信息的整理。

3、向防疫辦打電話,反映我們的情況。

張家口市防疫:0313-12345

懷來縣防疫:0313-6228570  0313-6227082  0313-6227267

9月17日 第二條

我出來吃飯的空檔,村委會還派人跟蹤我。幸好被我及時發現。在我的逼問下,他承認是太平堡村琴派來跟蹤我的。並告訴我,政府的人正在那邊等我。現在我的室友一個人在平民之家,可能已經遇到危險。我現在打算回去看到底怎麼回事。如果半個小時以內,我在朋友圈沒有新的動態更新,說明我們已經被採取強制措施。請到時候大家幫我轉發

9月17日 第三條

剛剛和土木鎮上的領導談了大概有三四十分鐘。現在我來到太平堡村口,叫上我的室友,打算繼續談。也不敢進去太深入,因為裡面太暗了。所以現在待在馬路的路燈下這裡比較亮一些。

9月17日第四條

今晚談判暫時結束。我們要求今晚先不談判了,我們先回平民之家睡覺,鎮上姓侯的領導表示明天要對我們的流調進行評估,決定我們是否可以按照我們自己的訴求,搬到隔壁村去住。我們同意接受流調(可以是電話流調的形式)。土木鎮領導表示如果我們在懷來發生疫情以來一個月內,沒有去過中高風險地區,我們可以不做核酸。但我們要求拿出相關評估標準的依據。事情能不能解決還得看明天的情況了。現在還不好說。目前我依然蹲守在村口。村口今晚聚集了有七八輛車,估計都是各級領導。我在等他們離開,才會感到安全,回去睡覺。

9月17日第五條

寫在2022年9月18日和土木鎮候姓領導等人談話前,9月17日22點左右,和室友匯合一同和一位自稱可以幫助我們解決問題的土木鎮侯姓領導談話,旁邊另有一人沒有發言。

內容涉及:(先後順序並不是按談話時間順序排列)

1、對方認為我們搬離太平堡村是因為房租合同到期我們認為的被村委施壓被迫搬離屬於我們的主觀猜想。

2、對方希望我們當晚不要繼續睡路邊帳篷,認為不安全。被我們拒絕。原話「你們是露營的嗎,露營去專門露營的地方去搭帳篷好不好?」,認為我們無家可歸是租房到期並且因為沒有核酸無法進入新租房所在村子的原因。

3、對方稱今天(9月18日)將有專業的流調人員對我們二人進行流調,對我們進行疫情風險評估,8月13日至懷來宣布解封(降為非中高風險區)的那一天,只要我和小五在此期間沒有去過中高風險區,將判定為無風險,可以入住他們土木鎮任何一個村。

4、對方詢問我們睡路邊母父是否知道,極力追討小五和他們談判時(我不在場時)說的「睡路邊發生意外我承擔責任」這句話(具體我沒問小五,現在是5:02)並否認這是在推卸責任。

5、關於幫我們搬運家具的兩位當地搬家師傅和載了我們家具的車被拒之門外的情況,對方稱需要兩位師傅的聯繫方式才能進行調查,並且初步認為一定是師傅的車輛的問題或者其他問題,一定不是我們的問題才讓搬家師傅和載了我們家具的車輛進不去。

6、對方拒絕透露他是什麼崗位的領導,說可以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在我提及我們和太平堡村長的談話內容時,他認為現在是我們三人的對話,前情無須提及。

7、從第五點我詢問是否土木鎮所有村口關卡都會嚴格審查過往人口的核酸檢測報告,對方答是。我說我近期進出多次從未被檢查,對方稱應該是漏查了。隨後我要求查看他的核酸信息,為24小時綠碼。

8、從第1點對方問我們有沒有續交房租,既然合同到期了讓我們搬離是正常的操作,我們稱有和房東的口頭協議可以繼續住下,直到被威脅搬離才開始搬家。後續對方否認我說的你說過 房屋租賃口頭協議並沒有效用」這句話。

9、我們問為什麼要深夜和我們聊天,對方稱知道這件事時就第一時間趕過來了,並表示在我們在路邊住下。

10、對方稱我們是外地人所以需要查看24小時核酸,我稱我和小五在這裡分別住下一個多月和一年多的時間,對方沒有明確回答,隨後再次提及了第三點要求對我們進行評估。

11、我詢問該候姓領導當時我們四人在一起都沒戴口罩算不算聚集,對方回答不算。

其他的內容需要重新看視頻或者錄音才能確定內容,我現在只想到了這些比較重要的。接下來是我的疑問:

1、流調全稱為流行病學調查,指流調人員面對面對病人進行交流,了解14天內病人的行程和接觸人員。而在沒有疫情的張家口市懷來縣土木鎮,該候姓領導要求需要對我和小五二人進行流調,並且流調的時間為8月13日至懷來宣布解封的日子。如果有去過中高風險區那麼需要按照疫情防控的規則辦事,該隔離的隔離。這種對非新冠/奧米克戎患者的流調是合法合規?先不說我和小五在此時間內只在土木鎮生活,即使我們在此時間內去過中高風險區,因此在9月18日進行的流調結果得出需要求我們隔離是否合法合規?

2、9月15日至少6人進入我們的住所,有四人甚至進入我們二樓的房間,有一人和我近距離(小於1米)談話超過3分鐘,並且此人未戴口罩。如果我們被「合規”隔離,這些進入我們居所有了疫情防控規定下的密接行為的人是否需要接受流調並且隔離?

3、兩位當地的搬家師傅9月16日為我們搬家首次開空車進入太平堡村時、搬上家具後進入隔壁村被拒時、返回太平堡村依舊被拒時這三次是否進行了掃碼登記和核酸查驗(後文提及為第1、2、3次),兩位當地人查驗核酸是按24小時還是7天核酸標準,如果第1次進入太平堡村查驗為合格為何後續接連被拒絕進村?如果沒有查驗是否和內容第7點衝突?第2次在隔壁村口是否查驗核酸,拒絕進入的理由是什麼?第3次無法進入太平堡村是否查驗核酸,拒絕進入的理由是什麼?

4、我在9月16日攜帶貓狗以及生活用品出村和小五匯合時,在村口被阻攔,村口人員要求我回去,並稱是上面通知的他禁止我出去。這個上面是誰,通知是紙面還是口頭通知?以何法律法規禁止我出村?現在是5:57,手機電量還有2%,只能停下並把內容發給朋友代發布天已經亮了,小五昨夜睡下前擔心對方會不會很早過來,我讓他不用擔心。

9月18日 第一條

拒做態化核酸被村委趕走,我們住進了大馬路上的新家第三天。昨晚土木鎮上侯領導和我們談判,其實我們還存在幾點分歧。一是幾次導致我們被迫搬走的粗暴行為的執行主體是誰,需要承擔什麼責任。二是我們是否需要再接受流調才能進村。我的室友入閣整理了一部分具體細節。我查詢了相關流調的法律依據,顯示流調只能針對感染者、疑似患者和密接。見下面幾張圖。另外,昨晚被村委會派的工作人員跟蹤這件事真的讓我很震驚。他們說是保障我的安全,我仍然表示不理解。這也需要一個合理解釋。

9月18日第二條

行為藝術#拒做常態化核酸被村委趕走,我們住進了大馬路上的新家第三天。

情況更新:中午鎮上政府的人再次來和我們談判。兩個胸前別着執法記錄儀的人要求對我們進行流調。我們要求對方說明來自什麼流調機構,但他們沒有回答。我們也說明了流調只能針對感染者、疑似患者和密接。於是對方改口說就是進行調查。我們詢問對方的職務和調查目的,但他們仍然一問三不知。隨後這群人離開了。目前我們已經在平民之家呆到第三天。我們的行程卡都是綠碼,且顯示7天內只待在本市。張家口市和懷來縣14天內也沒有新增病例。我認為有這個證明已經足夠,無須接受流調。更別提昨晚鎮政府要求我們接受一個月的所謂「流調」了。我們提出當前的要求也並不是設置了多高的門檻。遵從法律法規應該是本地政府為人民服務最基本的標準。希望最終能和平妥善協商解決,而不是讓形式主義進一步擴大我們的分歧,最終導致雙方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9月18日第三條 抗爭成功

行為藝術#告一段落的聲明

經過與本地的協商,我們提出的訴求已經得到滿足。我們於9月18日晚順利搬進新的住處,出入自由,可以依法自行決定是

否參與本地常態化核酸。事件得到和平解決,我們的行為藝術也告一段落,謝謝大家三天來的關注和支持!沒大家的關心,我們無法推動這件事朝好的方向發展,再次感謝。熱心長存,尊嚴長存,平民之家長存。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