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這次真的被嚇倒了

昨天我看見老胡發的一篇文章《美軍膽敢攻擊我島礁必遭猛烈反擊》,文章一字一句都充滿了惶恐、焦躁、哇涼,我猜老胡寫的時候一定在不斷按摩心臟,看完我都替老胡緊張得出了一身冷汗。 

這一次,老胡真的被嚇倒了。 

我看見老胡醉過,譬如「我們玩着抖音就能將美國逼回農耕時代」。我看見老胡急過,譬如「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但我真還沒看見老胡被嚇倒過。這一次我看見了,老胡被美國《空軍》雜誌關於「MQ-9死神無人機在東太平洋的軍演」的報導嚇倒了,並且是嚇得不輕。 

為什麼老胡這次就被嚇倒了呢? 

老胡自己是這樣說的:「《空軍》雜誌在報導中刊登的照片顯示,相關空軍人員在制服上的臂章印着中國地圖形狀的紅色剪影,這個剪影上疊加着MQ-9無人機。這被廣泛認為極不尋常。」 

老胡所言的「極不尋常」,用老胡自己的話說有兩大不尋常: 

一是有參與過謀殺的MQ-9在軍演中扮演重要角色。老胡與我們用詞不太一樣,他形容MQ-9的職業是「謀殺」,我們還是習慣用「精確斬首」或「讓村長先走」。從用詞就可以看見老胡的心臟都顫抖。 

二是軍演人員所戴的臂章上有紅色雄雞圖,有就有吧,戴就戴吧,老胡認為極不尋常的是《空軍》雜誌居然「挑釁地」、「囂張地」公布出來。這些激烈的不滿表達,可想而知老胡全身都在抽搐。 

我當時讀到這裡時有點納悶,怎麼別人把一個臂章公布出來會嚇倒老胡呢?我認為別人公布出來是一件好事,別人讓你知己知彼早作準備啊,這有什麼不好呢?但老胡就是對這種公開非常不滿,他認為是美方「在做戰爭動員」、「傳遞強烈信息」。老胡在文章中對《空軍》雜誌公布臂章的不滿解釋得語焉不詳,我也看得一頭霧水。暫且不管。 

接下來老胡筆鋒一轉,「這讓人們想到,美軍是一支好戰的軍隊」。這就讓我很不高興了,老胡你這是睜着眼睛說瞎話。 

如果說這世界上還有誰最不好戰,非美軍莫屬。雖然美軍是歷史上參與全球軍事戰爭最多也最頻繁的軍隊,但這與「好戰」是兩回事啊。我之所以在去年寫了好幾篇文章罵川普,就是因為我太不喜歡他不願意打仗。美軍歷來都有同時打贏兩場戰爭的軍事能力,現在應該有同時打贏三場的能力了吧,如果美軍真的好戰的話,像查韋斯、馬杜羅、卡斯特羅兄弟、哈梅內伊、阿薩德和小金胖等人早就應該去薩達姆那裡報到了。 

美軍不但不好戰,美軍之所以保持着遍布全球的足夠軍力,他就是要死死摁住一切潛伏的好戰分子。正因為如此,這世界才看起來如此和平寧靜。如果不是美軍的軍事存在,科威特就被薩達姆像吃餃子一樣吞了,韓國早也不存在了,當然我們的小島也統一了。這些都是美軍遏制好戰的鋼鐵證據。 

如果不是山本五十六把珍珠港炸得只剩幾片艦板,我猜美軍永遠都不會參與二戰。如果不是本拉登差遣嘍囉把雙子星炸得哀鴻一片,我猜阿富汗至今都還在被塔利班正確領導着。這更說明美軍非常不好戰。美軍既不是天使,也不是活雷鋒,一旦它要打誰,既不是因為你弱,也不是因為你壞,而是因為你討打。 

譬如,最近一些人冒失發言「海峽不存在中間線之說」,這就是討打的節奏。中間線都默契了大半個世紀,並且是全世界尤其老美默認的潛規則,你一旦把它弄成了歷史文件,既把島軍逼到了死角,也把美軍逼到了火焰山,休想靠「內政」或「自古以來」就能阻擋住討打的必然。 

我講這些,就是想告訴老胡,中美之間是否有戰事,主動權不在老美手裡,主動權恰好是在老胡伺候的村長手裡。這與老美好戰與不好戰沒任何關係,如果有人活膩了想討打,老美再不好戰也要上。所以,我在想,老胡的恐懼里應該清晰陳列着自家村長幹過的事。 

美軍不但在主觀價值信仰上不好戰,美軍在客觀軍事發展方向上也是不好戰。MQ從1到9更新到了今天第9代,其努力發展精確打擊能力的目的就是徹底避免傷及無辜的戰爭。讓村長先走,與村民就沒什麼關係。這次《空軍》雜誌公布MQ-9軍演人員的臂章,就是清晰地向村民傳達一個強烈信息,這個強烈信息就是:我們主要動用MQ-9在你們村里逛逛,鄉親們不必緊張,該喝茶的喝茶,該吃瓜的吃瓜。這算是我幫老胡語焉不詳的地方解釋清楚了。 

老胡在文章最後說「美軍膽敢來犯,村民們一定會奉陪到底」。我一下子就笑得差點從沙發上仰倒了。MQ-9的打擊誤差是0.3米,這叫我們村民如何奉陪?只要站在村長一尺身外就沒法奉陪了。可能正是因為村民無法奉陪村長,老胡心裡就更加抓狂。 

就在我要落筆時,又看見一條突發消息。艾森豪威爾號和羅斯福號雙航母打擊群雙雙突然中斷休養期,正以非尋常的調遣方式急急趕往西太平洋,傳言的「十月驚悚」好像並非子虛烏有。此時此刻,老胡應該在淘寶買紙尿褲,而我在悠閒自得煮咖啡。隨手翻到備忘錄,就看見德謨克利特一句話:「一個人的品質是他最好的守護神。」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波瀾的時光)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