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狼外交比賽,中共究竟撈到了什麼?

習近平在外交上主張戰狼精神,聲稱「要解決挨罵的問題」。於是,中共戰狼外交正式走上國際舞台,且不斷升級。上到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外交部長王毅,下到外交部發言人、中共駐各國大使,紛紛展示戰狼嘴臉,展開戰狼比賽。

完成任務,掙表現,是中共特有的黨文化。在這波戰狼表演中,這種黨文化展現得淋漓盡致。一個名叫盧沙野的人,從中共駐加拿大大使到駐法國大使,充分發揮戰狼外交,對加拿大和法國竭盡撒野、造謠、辱罵、人生攻擊之能事,以至於屢受法國外交部召見。其中,他辱罵一位法國學者是「小混混」、「小流氓」、「瘋狗」、「噴子」,震動法國。 

前不久,中共駐巴西里約熱內盧總領事李楊發推文攻擊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是「美國的走狗」、「敗家子」。而去年,中共駐巴西大使楊萬明攻擊巴西總統「從美國帶回思想病毒」,遭到巴西外交部召見和抗議。

近日,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攻擊一名瑞典駐台灣記者,說後者「散布錯誤信息」、「與台獨者密謀」、「道德敗壞」等,激起瑞典幾乎所有在野黨的憤怒和譴責,紛紛要求瑞典政府將這名中共戰狼大使驅逐出境。因為,瑞典外交部召見這名中共大使已經不知多少次,召見對他已經不起作用。

幾乎同期,在土耳其,因為兩名在野黨領袖批評中共的新疆政策,遭到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惡言相向。土耳其外交部召見中共大使,提出交涉。隨後傳出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遭斷水的消息,雖然難以證實斷水的虛實,但中、土關係由此受損已是顯而易見。

回溯今年3月18日,美中高官在阿拉斯加舉行會談,這個會談原本出自中方的請求,美方勉強安排。不料,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卻利用這個機會,在開場白中放肆地攻擊美國,聲言:「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云云。這種高級別的戰狼姿態,表現給美國人看,更多地表現給中國人看,被國際輿論評為「演戲」、「誇張的演出」。

國內外中國人不禁納悶:中共展開戰狼外交,其外交官展開戰狼比賽,一人凶過一人,一浪高過一浪,究竟撈到了什麼?

如前所述,中共外交官的每一次戰狼表演都付出了代價,甚至是沉重代價:輕則被所在國外交部召見,重則面臨被驅逐風險,更重則導致談判破裂、或雙邊關係嚴重受損。既然沒有撈到任何東西,戰狼外交為何還要持續?

最高領導人的自負、狂妄、無知和低水準是始作俑者,把外界的批評,多半是善意的批評視作「挨罵」;把中共自己宣傳喉舌長期的對外攻擊性語言視作「自衛」;居然猶嫌不夠,還要求其外交人員拋開基本的外交禮節、外交辭令,直接開罵,貨真價實地開罵,甚至不惜用上人身攻擊、污言穢語。

中共外交官在最高權勢者的壓力下,或者為了立功受賞、加官進爵、飛黃騰達,或者為了規避風險、保全自身、平安退休,紛紛掙表現。於是出現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戰狼外交、戰狼比賽,攪得這個世界不得安寧,以至於烽煙四起,讓共產中國八面受敵、四面楚歌。

一些理智的中國網民評說:外交部變成「斷交部」;一直不准中國人批評,現在還不准外國人批評;在中國限制言論自由,現在又到外國去限制言論自由。的確,那些受到召見的中共外交官中,他們或許明白或許不明白所在國召見和抗議,簡單的一條,就是他們攻擊、干涉、限制所在國政要、學者、記者和公民的言論自由,其實就是干涉了他國內政。因為,在這些民主國家、正常國家,言論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權,是所在國的立國基石。

「外交是內政的延伸」,這是蘇聯創始人列寧的名言。果然,今日共產中國對內不講理,必然變成對外不講理;對內專制,必然衍生對外專制;對內鎮壓,必然帶來對外威脅。還是筆者那句老話:沒有什麼中國威脅,只有中共威脅,那是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面臨的共同威脅。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