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傳志宋清輝也只是韭菜與螻蟻 僅大點而已

柳傳志被圍攻了,司馬南點火,網民緊緊跟上,侵占國有資產,出賣國家利益,大帽子一頂接一頂向柳傳志和他掌控下的聯想飛來,逼得柳傳志方寸大亂,在內部喊出了全民動員、保衛聯想的口號,聲嘶力竭,其情可怖。 

放在9年前,司馬南向聯想開炮的做法,可能只會收穫一堆嘲諷。因為那時候,雖然民粹和民族主義正在抬頭,但至少在讀書人中,依然不是主流,甚至可能只是蠢貨的代名詞。但短短9年,就已經物是人非,披著愛國馬甲的民族主義小粉紅鋪天蓋地,滿山遍野。 

在這個背景下,柳傳志只能哀嚎理所當然,如馬雲、馬化騰們只能緘默加給黨需要的領域捐款。 

另一個讓人觸目驚心的案例,是擁有千萬粉絲的正能量網紅經濟學家宋清輝,被禁言了,僅僅因為他為自己跳樓身亡的兒子發出了一條控訴學校過度施壓的微博。 

一夜之間,這個曾經被各路黨管媒體眼中安全可靠的言論寵兒,曾經高唱國之自信、曾嚴厲批判美國以民主人權代言人自居的他,幼子屍骨未寒,他自己的千萬粉絲的帳號已被迅速禁言,成了無處喊冤的網路難民。 

宋清輝,宋昊然,跳樓自殺,離世
擁有1000多萬名粉絲的微博大V宋清輝7年級兒子跳樓離世。(圖片來源:微博)

很違和,是吧?其實不然。 

習近平上台之初,面對日漸逼仄的言論空間,柳傳志曾明確發出了企業家遠離政治的說辭,比如,在商言商,不談政治等等,但他沒有料到的是,無論是他的朋友馬雲,還是他自己,自以為遠離了政治,但政治就要碰他們的瓷。 

作為77歲的老人,雖身在軍營而逃過慘烈文革的種種不堪的柳傳志,對曾經的文革全民發狂不會感到陌生,我甚至認為,這也是他發出緊急保衛聯想哀嚎的主要動因。洶洶「民意」下,他能活多久,其實他自己也存疑。 

但至少,柳傳志還是發出了一些讓人反思的聲音,比如:「不要對我們企業家抱有多大的希望。一切完全取決於政治環境。」比如:「面對政府的不當行為,企業家沒有勇氣、也沒有能力與政府抗衡,只能儘量少受損失。」等等。 

但事實再次證明,即便已是財經大佬,在黨國及其蠱惑的打手的輾壓下,無論是馬雲還是柳傳志,都不堪一擊。區別只是即便是當韭菜,他們比一般草民更大棵,僅此而已。 

相比柳傳志的選擇性清醒,宋清輝的家庭悲劇則更讓人嘆息。 

這些年,隨著習近平日漸加大對社會的管控,一些所謂的學者、經濟學家,就開始扭動腰肢,為習近平的所謂治國理政大唱讚歌。至於律師記者被抓、武漢疫情瞞報,無數人冤情難以傳播,統統不在他們的公開表述範圍。 

但正如一句老話,革命會吃掉自己的兒女;裝睡的人,永遠沒有安全。 

但我更願意從他的困境去思考一些問題。這幾年來,我們清楚地看見,無論是他,還是甘肅的楊改蘭,其實都只是螻蟻。區別只是在於,有的螻蟻可以按照他們理解的討巧的方式說話,並以此圈粉變現。 

以中國式標準衡量,宋清輝甚至已經得逞,千萬粉絲,再加可能的千萬的廣告流量,但他沒想到的是,在黨國的邏輯和現實操作中,這些其實都只是畫餅!如果黨需要輿論維穩,隨時一夜清零。 

更可悲的是,即便是愛子身亡,他能說的,也僅僅把自己限定在落實雙減的範疇,既不敢憤怒,亦不敢追問。 

生為人父,這既可悲,又可恥。 

當然我不願意在他和他的家庭最痛苦的時候,去揭他的傷疤,但我還是想用南方系前輩的一句話提醒他,我們無法都說真話,但我們能儘量做到不說假話。 

當你每一次扭動腰肢為獨裁政權辯解,都只是把自己的親人進一步推向懸崖!這很殘忍。 

從柳傳志和宋清輝現象,我們甚至可以得出一個規律,韭菜和螻蟻,不僅僅是馬雲、柳傳志和宋清輝,其實也包括劉少奇、周永康和傅政華們。只是在進監獄之前,他們自己從來都不這樣認為。但結局毋庸辯駁,韭菜加螻蟻!僅僅是大棵(大個)而已。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