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集權 製造出中國式惡意螺旋

權力是只怪獸,民主國家想方設法把它關在籠子裡,但在中國卻反其道而行,習近平花了十年時間將其極大化,十九大修憲取消任期制,打破七上八下隔代接班規律是其濫觴,即將到來的二十大則將完工驗收,由於權力行使充滿著任意性,結果就是製造出最具中國特色的惡意螺旋。

惡意螺旋堪稱光怪陸離,有些令人噴飯,有些則令人毛骨悚然。先看輕鬆的,河北唐山發生暴力犯罪,因性質惡劣在網上激起民憤,結果觸動了敏感的維穩神經,於是展開全網封鎖,公安一度作態鼓勵舉報,有發展為引蛇出洞陽謀的可能。

於是乎有女鄉民被道歉的視頻瞬間爆紅,她的道歉聲明字字衝擊體制,刻畫出中共治理下的荒謬景象,被定性為「惡意道歉」而遭封殺,這裡只小引一段,她說:「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應該發布不實言論的視頻,簡直忘了端誰的飯碗了,我不應該忘了蛇鼠一窩,我其實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今後我將團結在以官方為中心的周圍,高舉美好生活的大旗…」,於是唐山四女的命運,又像鐵煉女一樣被社會所遺忘。 

惡意螺旋還有更奇葩的,河南村鎮銀行發生近400億人民幣存款掏空事件,存戶討債維權遭到集體紅碼禁足,官方迄今不理不睬,極可能釀成為銀行擠兌金融風暴,與此同時,官方為了刺激房市覓財源,想出拆遷發房票的老把戲,允許以小麥大蒜折抵頭期款,千方百計誘使農民進城買房生娃,官方動員遊說以評績效,老百姓萬一被查出有大額存款不買房,就會被判定具有惡意而受整治懲罰,建國七十三年前夕,人民彷佛一夜之間又回到改革開放前,那個集中分配,以物易物,憑票度日的計畫經濟時代。 

為了加強與西方反華勢力的鬥爭,習近平只能抓緊權與錢,一手槍桿子,一手刀把子,集權大概不成問題,但抓錢存在非常現實的困難,極端清零政策逼得政府財源枯竭現了形,若干省會城市已經公開宣布放棄普篩,公然與核心唱反調,有些省市則成立「減薪辦」,拿公務員開刀,這可是動搖統治基礎的殺招,李克強雖急,也拿不出什麼錦囊妙計,中央沒錢,地方只好另想賤招,東北最大的邊境城市丹東,過去靠轉移支付度日,現在靠罰款支撐財政缺口,國務院三令五申禁止亂攤派,仍然阻止不了地方政府向下割韭菜。

這一切的亂源,都來自於中國共產黨獨特的治理模式,官方宣稱這叫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誰不服,一概定性為惡意破壞團結,必須從嚴處理,如何處理呢?習近平有最高指示,他常把依法治國掛在嘴邊,但他的法具有高度的任意性,人民往往因認識不足而跟不上,中國卶因此陷入無所適從的惡意螺旋中,只能等待著下一次天翻地覆的革命了。

(全文轉自上報)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