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體時代的鄭州暴雨:能做的只有自救而已

2012年首善之區的721特大暴雨猶在目前,9年後的同一時間,更大的災難在鄭州發生。 

可是,到現在為止,我沒有看到任何一段由機構媒體拍攝的鄭州暴雨視頻,也沒有看到電視台記者哪怕是作秀的直播。 

昨晚到今晨,鄭州暴雨的視頻開始刷屏(我所看到的視頻都是民間、個人拍攝)。有朋友看了一直在哭,因為視頻展現了一些人被沖走,但是旁觀者又完全無能為力的景象。有些視頻中有哭聲,有的則能看出拍攝者的冷靜。 

這就是我們接觸這次暴雨的方式。它是不明真相的災難,無頭無尾的災難,我們無法知道被沖走的人是否得救,也不知道具體在什麼位置。一個父親一直努力想在街道的洪流中撈起孩子,結果與孩子一起被洪水卷着,快速消失在遠處。三個人試圖搭救落在下水道的工友,他們所站立的地方忽然坍塌,瞬間被洞口吞噬。 

鏡頭戛然而止,很多只有15秒。你無法獲得一個連貫性的認知,也就無法理解災難,你只能承受一次又一次心靈的撞擊。 

到目前為止,我只看到一個稱得上是新聞的「事件」,發生在鄭州地鐵。最初的幾段視頻,展現的是地鐵里被困的人們,水已經到了脖子的位置,有人在拼命打電話報警。這幾段視頻至少刷屏了好幾個小時,在各個群里都出現過。 

後來看到一條通報,說地鐵里的人已經全部「安全轉移」,有熱心的朋友又在各個群「擴散」,讓大家安心,這多少有點「自願闢謠」的「公民意識」。就在大家開始略感欣慰的時候,又出現一些來自地鐵里的視頻,有人躺在地上,好幾位都是女性,身上有血;還看到按壓胸部搶救的畫面,這一切都說明,地鐵里出現了傷亡。 

官方通報在今天早上出現:地鐵方面及時組織疏散和救援,共疏散500餘人,有12人不幸遇難。這就是我們得到一條完整信息的過程:自主、自助,努力拼湊。 

就連地鐵里12人遇難的新聞,在通報中也變得走樣。「鄭州暴雨造成市區12人死亡」,這是除財新外幾乎所有機構媒體的標題,也是微博熱搜的表達。一個有起碼編輯訓練的人,都應該看得出這種表達的誤導性,它讓人相信,這次暴雨一共只有12人遇難。 

這應該被理解成報道事故,但卻也是大家的工作習慣:在重要時刻,最好使用官方通報,不要在句子中流露一點個人思想。 

鄭州機構媒體在這次暴雨中的表現,真的是災難性的。昨晚廣為流傳的一張「鄭州挺住」的圖片,來自「鄭州每日頭條」,上面還有水印,是英語「Chinese Festivals」,應該是春節時候做的圖,在PS的時候忘了處理。 

有一位鄭州醫生到外地醫院看望岳父,接到朋友問候打開電視想看家鄉暴雨的消息,發現河南衛視正在播放抗日神劇,他又看了幾個河南的電視台,沒有一個實況報道暴雨的。後來學院派的展江教授在微博就此質問河南衛視,後者才回覆說已撤抗日神劇,立刻派員直播。 

「鄭州發布」的一條微博,很好地展現了機構媒體在此類悲劇性災難中的表達積習:「@千萬鄭州人:暴雨雖然很大,但堅強樂觀的鄭州人不怨天尤人,萬眾一心積極抗洪,我們堅信,這場歷史罕見的大雨過後,城市會更乾淨,草木會更加翠綠旺盛!千萬鄭州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戰勝突入其來、超過歷史峰值的暴雨災害!「 

「城市會更乾淨,草木會更加翠綠旺盛」,這是一種所謂的「歷史視角」,但在他們提前宣布未來美好生活的時候,卻完全不會考慮,在城市更乾淨之前,可能還漂浮着屍體。二十多年前讀大學的時候,和同樣來自河南的朋友一起了解板橋水庫潰壩事件,他告訴我:「水退去後,有的地方莊稼長得特別旺盛,因為那裡曾經有屍體化為肥料。」 

在我看來,這條微博最大的問題,在於開頭「@千萬鄭州人」,根本不存在一個叫「千萬鄭州人」的微博用戶,有的只是具體的、活生生的下班不能回家、在家裡也停水停電的鄭州市民,而他們是根本收不到這個「@」的。這反映出機構媒體的一種「虛構式感動」的思維,他們看上去淚流滿面,卻完全和具體的人無關。盧梭說,「自然人具有天然的憐憫心,他們不忍看到其他有感覺的生物、特別是自己的同類遭受痛苦或滅亡的打擊」,在這些機構媒體裡,自然人似乎不太多。 

於是,人們只能在自媒體和短視頻中去觀看鄭州暴雨中的災難,只能自己想辦法撥打求救電話。今天早上另一條刷屏的信息是來自知乎的「暴雨自救指南」,這是一個隱喻,面對這樣的災難,你只能依靠自己。 

真正有力的記者在幹嘛?我在鄭州的朋友、調查記者孫旭陽,已經離開這個行業五年了。昨晚,他認識到危險,冒着大雨趟着水去搶購了幾桶礦泉水和一點食物,後來在自家8樓陽台上找到一點信號,給大家報了平安。一個優秀的前媒體人,能做的也只是自救而已。

(全文轉自微信公眾號默存格物,原文已被刪除)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