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克志和郭聲琨能否都「平安降落」?

本專欄上期節目播發的《從周永康的下場看傅政華和孫立軍的命》的結尾部分,已經向讀者和聽眾們介紹了日前剛剛被宣布免去其應急管理部黨委書記職務的黃明,五年多前曾經和目前正在長春市中級法院看守所里與孫立軍和王立科「結夥」等待宣判結果的傅正華暗爭過公安部長接班人位置,而且一度取代了傅政華中央政法委委員的席位,但最後的結果卻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讓王小洪撿了便宜。

關注王小洪的人士可能注意到了,此人雖然在2018年3月即被正式對外宣布了其公安部(正部長級)常務副部長的職位,但他進中央政法委已經是遲至去年11月之後的事情。

2021年11月王小洪被宣布接替了趙克志的公安部黨委書記職位的同時,其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的身份被修正為公安部「主持日常工作的副部長」。同時被增補為中央政法委委員。

在中共政權的許多黨和國家機關部委里,都有常務副部長的設置,特別是那些一把手是由副國級領導人兼任的部委里。在王小洪之前,曾經擔任過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的,除了傅政華、黃明,還有劉金國、楊煥寧、田期玉、白景富等,在位期間都是被明確為正部長級的。

眾所周知,如上人等在出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之間和之後,公安部的部長一職都不是從常務副部長就地提拔上去的。如今的王小洪終於破了這個例。

而在王小洪之前,公安部其他不同時期的常務副部長們從來都沒有被改稱為「主持日常工作的副部長」。而王小洪在去年11月被宣布接替趙克志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的同時,其常務副部長改為主持日常工作的副部長,意思就是趙克志雖然暫時還掛名部長職務,但已經不再主持公安部的日常工作了。所以,自王小洪接替了趙克志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之後,趙克志就從來沒有再出現在過公安中的日常工作會議中。從那以後到趙克志被宣布正式把公安部長行政職務也交給王小洪之前的幾個月時間裡,王小洪主持的沒有趙克志參加的部黨委會議、黨委擴大會議以及部(行政)工作會議一共有五次,其中最重要的一次就是今年一月份的那次宣布成立公安部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專項領導小組的那一次。

按照當時的公安部網站消息的說法:1月24日,公安機關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專題會議召開。公安部黨委書記、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王小洪出席並講話。

請注意,這個會議並不是以公安部黨委的名義召開的,而是以公安部名義召開的,但當時還掛名公安部長的趙克志卻既沒有資格出席,更沒有資格講話。

當時有中共境內媒體刊登文章,詳細解讀了公安部網站上這則新聞內容中的特別之處 。

第一,會議披露,公安部黨委已成立公安部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專項工作領導小組,並要求各級公安機關儘快成立相應領導機構和工作機構。這是十九大之後,公安部首次為肅清流毒在公安部以及各級公安機關成立領導和工作機構。

第二,在2020年4月孫力軍落馬之後,公安部多個會議都曾點名要肅清孫力軍以及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但召開專題會議還是首次。

第三,此前公安部提及肅清孫力軍流毒的會議大都是部黨委會議、部黨委(擴大)會等,涉及部門一般包括公安部部機關各局級單位。此次參加會議的還有各省級公安機關等。

早在去年,也就是2021年的10月16日,公安部黨委(擴大)會議就首次提到了「孫力軍政治團伙」,並強調持續深化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工作,對參與孫力軍政治團伙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的線索深挖徹查、嚴查嚴辦、決不姑息。

當時的公安部黨委書記還是趙克志,該會議是由他主持並講話。但這次會議召開半個多月後,他趙克志的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就被王小洪接替了。這也意味着公安部以全國各級公安系統內「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工作趙克志再無權插手了。何以致此?有中共內部人士透露說,雖然接替趙克志公安部長和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的人選在此之前已經被習近平欽定在王小洪的頭上。但依慣例這個交接班的時間應該是在中共二十大召開前夜。而王小洪的提前上位,直接原因是趙克志本人主動表示自己到公安部工作之後四年多時間裡的孫力軍的所作所為,自己是應該承擔失察之責的,所以清查孫力軍和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工作已經不宜由他本人來領導。

王小洪在這次宣布成立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專項領導小組的大會上,要求要切實把肅清工作作為當前重中之重的政治任務來抓。聲稱深化肅清流毒影響,對各級公安機關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來講,體現的是政治立場、政治擔當,考驗的是政治智慧、政治能力。要進一步壓實領導責任,站穩政治立場、扛起政治責任,決不能把這項工作當成一般性工作看待。

王小洪還要求各單位,也就是公安部各下屬機構和各地公安廳局的領導幹部特別是「一把手」要真正負起責任,親自抓、具體抓,把自己擺進去、把職責擺進去、把工作擺進去,切實把涉及的人、事、案查透徹,把存在的政治隱患全部清除。對走過場、搞形式,抓得不到位、查得不徹底的,要嚴肅追責問責。

這番話里是否有指責公安部的前黨委書記,也就是趙克志的意思在裡面的呢?

筆者日後聽到到另外一位知情者的解釋是,孫力軍事件發生之後,中央派巡視組進駐公安部。2021年2月4日,欽差大臣,中央第一巡視組組長許傳智向公安部黨委反饋巡視情況時,指責以趙克志為首的公安部黨委肅清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等餘毒影響不夠到位,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權力運行監督制約機制不夠健全。

趙克志當場表示要深刻汲取孟宏偉、孫力軍等人嚴重違紀違法案件教訓,堅持鬥爭、敢於鬥爭,堅決徹底肅清流毒影響。

接下來,趙克志在公安部又多次強調要堅決肅清孫力軍流毒,在不同會議上也多次點名孫力軍等人,稱對涉及孫力軍等人的問題要採取有力措施,推動深挖徹查。但許傳智仍然指責他趙克志領導的公安部黨委的工作仍有「不到位、不徹底」問題。

這個徐傳智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大學一畢業就進入中紀委,是中紀委的職業打手。受命領導中央第一巡視組之前的最高職務是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常委兼紀委書記和自治區監察委主任。擔任中央第一巡視組組長之後,以「在總書記的直接領導下」的欽差自詡,連趙克志這樣的副國組領導人也都不放在眼裡。逼得趙克志不得不主動向中央遞交了提前交班的書面請求。

我們過去的節目中也都已經介紹過,所謂「孫力軍政治團伙」的說法出現後,就必須有一定數量的人被打成團伙成員。2022年1月15日開始播出的專題片《零容忍》,首次披露了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除孫力軍之外一共五個。前四個在倒台之前都已經是副省部級警渣。第五個就是表面上官階是在孫力軍之上的正省部級的傅政華。

專題片《零容忍》指出,孫力軍的政治團伙都是依靠他「上位」,他經常向「小圈子」里的成員進行封官許願。其中:

王立科成為江蘇副省長、公安廳長,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孫力軍都提供了幫助;

龔道安被提任為公安部技偵局副局長、局長,上海市公安局局長、上海市副市長,是通過孫力軍積極推薦運作;鄧恢林先後提任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重慶市副市長,有孫力軍的幫助;時任濟南市公安局局長的劉新雲調任公安部網安局局長,是孫力軍的運作……。

這裡需要特別提示的是,孫力軍是孟建柱擔任公安部長之後從上海要過去,安排到自己身邊的。而五年之後孟建柱由公安部長、政法委副書記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政法委書記之後,他在政法委的辦公室主任居然是孫力軍給他安排的。所以當時上至政法委,下至公安部,都有「孫力軍當了孟建柱的家」的說法。

至於官階本來就已經比他孫力軍要高的傅政華的「上位」,是否也是「依靠」孫力軍的結果,《零容忍》一片中沒有介紹,中紀委的通報中只是說他「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政治品行極為卑劣,投機鑽營,利令智昏,為達到個人政治目的不擇手段;參加孫力軍政治團伙,拉幫結派,結黨營私」。

至於除了上述五人之外,中共公安部及下屬各級公安系統也好,中央和地方各級政法系統也好,還會陸續再揪出一批「孫力軍政治團伙」的成員是肯定的。憑據就是陳一新前不久剛剛發表的文章內容。

上月27日,中共中央黨校機關報《學習時報》,在其頭版頭條發表了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的署名文章,題為《把捍衛「兩個確立」做到「兩個維護」作為政法戰線政治建設的根本要求》。眾所周知,這個陳一新和王小洪,以及此前接替傅政華司法部部長職務的唐一軍並稱為習近平在中共政法系統的三大親信。

文中強調,「政治建設最急迫的問題」是「徹底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徹底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是確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黨和人民手中的必然要求」。

陳一新的文章中還要求全國各級政法系統必須認清「清毒」緊要性;正視「清毒」複雜性;堅持「清毒」徹底性。力求線索核查要到位,對中央通報中提及的問題、有關單位回溯揭批中發現的問題線索,必須深挖徹查。「人、事、案」排查處理要到位,全面排查與孫力軍政治團伙密切接觸交往的重點人員,嚴肅查處違紀違法行為。

陳一新如上文章的本身還傳達出的一個重要信息就是,如同公安部的清查孫力軍團伙不能由趙克志主持而是由王小洪主持一樣,現如今中央政法系統的清查孫力軍團伙的工作主持人也不是表面上的政法委一把手的郭聲琨,而是中央政法委「主持日常工作「的陳一新。

筆者在今年二月發表的《下一個被公開的「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會是誰?》一文中已經說過:這個趙克志能夠在中共官場上得以「平安降落」,得以政治上的「善終」,必須是在他趙克志終於被王小洪領導的「專項小組」證明,與「孫力軍政治團伙」確實沒有瓜葛的大前提之下 — 因為孫力軍畢竟是在他的公安部長任內的副部長。而四年半前向趙克志交班公安部長職務期間,被孟建柱授意提拔孫力軍為公安部副部長的郭聲琨的政治處境也許比趙克志更尷尬!

不過,按照中共內部人士的說法,趙克志也好,郭聲琨也好,反正也是要「到點下車」了。

只要他們兩人在政治層面沒有落下把柄,同時被孫力軍等人交待出來的受賄金額不是太過驚人,習近平僅僅對他們進行內部處理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因為習近平本人也不願意給外界一個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從上到下全都爛透了的印象。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