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墨爾本Yarra Bend公園滿是蝙蝠引憂 專家稱撲殺論荒謬

維州公園(Parks Victoria)灰頭蝙蝠項目官員Stephen Brend說,撲殺Yarra Bend的蝙蝠的想法「荒謬的」。他說,蝙蝠不會對人構成威脅。「如果你不去碰它,就不會有任何危險」。灰頭果蝠是維州的瀕危受保護物種。

灰头蝙蝠是澳洲本土物种,Yarra Bend公园是其中墨尔本最大的聚居地。(图片来源:	Sardaka/ Commons CC BY SA 4.0)
灰頭蝙蝠是澳洲本土物種,Yarra Bend公園是其中墨爾本最大的聚居地。(圖片來源: Sardaka/ Commons CC BY SA 4.0)

Yarra Bend公園和CBD東南30公里的Doveton郊區是墨爾本最大的蝙蝠聚居地。據時代報報道,在Covid-19疫情爆發後,有一種說法稱蝙蝠是這場災難的源頭。因此墨爾本公園中的蝙蝠引起了一些人的擔憂。加之長期以來蝙蝠在澳大利亞的名聲就欠佳,有人提議將它們撲殺,但是蝙蝠專家表示這種論調是荒謬的。

早在2003年,皇家植物園(Royal Botanic Gardens)是灰頭蝙蝠的最大聚居地。由於擔心蝙蝠會破壞珍稀樹種,人們採取了近乎軍事化的行動,用了8個月時間將數萬只蝙蝠趕走。數百名志願者每天兩次用力敲鼓,用震耳欲聾的聲音驅趕蝙蝠。最後,它們遷到了Yarra Bend公園。

維州公園(Parks Victoria)灰頭蝙蝠項目官員Stephen Brend說,撲殺Yarra Bend的蝙蝠的想法「荒謬的」。他說,蝙蝠不會對人構成威脅。「如果你不去碰它,就不會有任何危險」。

在維州,灰頭果蝠被列爲瀕危和受保護物種,而且它們還是重要的傳粉者,能在一個晚上把種子傳播到幾十公里以外。 因爲夏季熱浪和山火,它們的數量已大幅減少。

今年的澳洲山火大火摧毀了超過100萬公頃土地上的植被,「如果我們希望這些被燒燬的植被恢復回來,我們將不得不依賴灰頭果蝠。」 Stephen Brend說。

但是人類和蝙蝠之間的關係常常令人不安。2018年,一名維州Hawthorn的男子被蝙蝠咬傷後,感染了致命的溶血病毒。他經過兩週的狂犬疫苗注射療程,纔沒有病倒。該事件引起了時任副首席衛生官Brett Sutton的關注,他提醒人們不要碰蝙蝠。

Stephen Brend說他不認爲墨爾本的蝙蝠羣與Covid-19 病毒之間存在聯繫時,並堅稱,如果不去招惹蝙蝠,它就不會對人構成威脅。 

更多社會

宾馆外的美景 摄影Ashley
社會

終於走上了回家的路

我按計劃預定了6月18日離開紐約的機票,飛機在日本轉機再抵達悉尼,結果在啓程的前一天,接到航空公司的通知,拒絕我成行,原因是日本政府不允許非日本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