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一毕业就成“黑社会” “涉黑”恐成口袋罪

中共自2018年1月24日开始实施的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目前已完成阶段性任务 。期间处理了“孙小果案”、“操场埋尸案”等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与此同时,外界也担心扫黑除恶的扩大化会矫枉过正,让“涉黑”成为新型的口袋罪。近日,据中国媒体报道,辽宁营口有20多人因为在一家车贷公司工作,被指涉黑而获刑,其中不少人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大学毕业后竟成“黑社会” 

据南风窗报道, 辽宁营口一家名叫车前程的车贷公司被定性为黑社会组织,不少员工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悉, 该案共判处29人,刑期从1年2个月到21年不等。因为人数众多,该案成为营口当年最大的一起涉黑案件。

其中,有一半“涉案人员”都是“90后”,多数具有大专以上学历。其中最小的是1999年出生的王克新,他去车前程公司那年18岁,刚从大连一所中专毕业,工作时间未超半年。最后,他因涉黑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

据调查,车前程的业务流程是,业务员通过发布朋友圈广告、发放小卡片等形式,招揽急需用钱的客户,然后对有贷款意愿客户的车辆进行估价,达成一致后签约。

签约完成后,后勤组负责安装GPS和家访(到贷款人家拍照、核实基本情况)。然后上报给出资方福州中凯公司审核,通过后便放款。放款时,车前程会提前扣除GPS安装费、家访费、保证金等一系列费用。

合同签订后,车前程将客户车辆在车管所办理抵押,等客户还完款,福州中凯公司收到还款后出具还清证明,客户再去车管所解押车辆。如果客户发生逾期情况,车前程会将客户车辆拖回公司,再向逾期客户收取违约金和拖车费。

但一审判决认为,车前程公司超范围经营车辆抵押贷款业务,通过任意设置收费项目、肆意认定违约、虚增债务等“套路贷”手段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获取非法经济利益。形成了以郭庆望、苏震威2人领导,多人参加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据报道,一审判决后,部分当事人和家属们集体喊冤上诉。营口市中级法院受理后,发现该案部分事实不清,于2020年12月18日做出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的裁定。  

 “涉黑”恐成新型口袋罪 

该案多位嫌疑人家属表示:“黑社会都是打砸抢烧的坏人,为何手续齐全的公司为何会突然成了黑社会?自己孩子正常上班怎么就成了黑社会?” 

报道称,该案目前仍未有定论,但这类年轻人或大学生涉黑的案件并非孤例。 

2019年9月20日,河南固始县的李辉在当地一个烟花爆竹公司实习8个月,每月工资3000元。实习期间他是该公司“稽查队”成员,专门负责举报当地无证经营、运输烟花爆竹者,期间共参与8次举报行动。 

不过,2年后,该公司因涉嫌垄断经营等被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李辉最终因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

中共发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在各地具体执行过程中,出现过不少有争议的规定,各地对黑恶势力也有自己的解释。

据悉,山东省检察院曾“下指标”,要求当年每个基层检察院至少处理一起涉黑案件,否则年终考核一票否决。

还有湖南湘潭、山西忻州以及河北井陉三地,将家中独生子女去世的“失独家庭”列入扫黑除恶“重点监察对象”。

此外,山东济南警方在界定“黑恶势力29种常见外在表现形式”时,在第一条便指出相关人员的特征包括“佩戴夸张金银饰品炫耀的人员和以凶兽文身等彪悍、跋扈人员”。

针对如此乱象,2019年4月9日,中国全国扫黑办发布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四个意见,涉及扫黑除恶斗争中四个方面的问题,具体包括“恶势力”刑事案件、“套路贷”刑事案件、“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的财产处置、以及“软暴力”刑事案件。

中共“扫黑除恶”的得与失 

据全国打黑办数据,截至2020年8月底,全国累计打掉涉黑组织3347个、涉恶犯罪集团10564个,打掉的涉黑组织数量相当于专项斗争开展以前10年的总和,专项斗争5824名目标逃犯到案5512人,到案率达94.6%。 

截至2020年10月底,全国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案件76627起,处理90171人,其中厅级干部315人、处级干部4913人。 

另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累计打掉农村地区的涉黑组织1198个,占打掉涉黑组织总数的33.4%,打掉农村地区的涉恶犯罪集团及团伙13272个,依法严惩“村霸”3727名,对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等问题的4.17万名村干部,全面清除出农村干部队伍。 

在中共的文宣下,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对于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但是外界对此也有不同解读。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表示:“这个政策的出发点非常好,但因为只重视数字,使得它并没有很有效。” 

他还说:“虽然有一些关于打击保护伞的报道,但与案件总数相比,并没有看到太多被处理的组织头目数字,显示被处理的大多是小兵。如果没有办法让小兵改过自新的方法,做完牢他们还是容易回到那个道路,这对长期目标没有帮助。” 

另有旅居美国的中国法学家程干远担心“扫黑除恶”是1983年邓小平发动的“严打”的翻版,是严重践踏法治的行为。他表示,“扫黑除恶”又让人想起2009年薄熙来在重庆发动的“打黑专项运动”。 

他说:“你如果没有后台,就要被找一个罪名,说你是黑帮,把你抓起来判刑,然后把你的钱没收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