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限制澳货无缓解 800万吨澳煤漂游海上

新年伊始,中国政府重新设定非官方进口配额,但针对澳洲煤炭的限制不见缓解,致使澳大利亚载有800万吨煤炭的船舶在海上“搁浅”。

据悉尼晨锋报周五(15日)报导,自去年10月以来,有70多艘装载澳大利亚煤炭的船只无法在中国卸货,与此同时,澳洲政府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外交和贸易紧张局势不断恶化。

澳大利亚矿商原本希望,自2021年1月1日中国政府重新设定非官方进口配额以来,相关限制可能有所缓解,但分析师和行业领袖周四警告称,中国政府对禁澳大利亚煤炭的立场似乎更加“坚定”。

未获授权公开谈论此事的煤炭行业内部人士表示,他们在中国钢铁行业的一些客户告知他们,去年底,中国钢铁一些制造商在行业协会的帮助下,游说中国政府取消对澳大利亚商品的进口禁令,但他们的努力未获成功。“中国钢铁制造商们说他们需要澳大利亚的产品。”

去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了40亿澳元用于发电站的动力煤,以及近100亿澳元用于高炉炼钢的冶金煤。澳大利亚煤炭出口商与中国客户有着密切而长期的关系,有些关系甚至可以追溯到60年前。

煤炭
中国钢铁制造商呼吁中国政府能接触对澳大利亚煤炭的相关禁令,但近日,中国政府拒绝此呼声,致使澳大利亚载有800万吨商品的船舶在海上搁浅。(图片来源:Piqsels)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澳中两国关系中存在一些挑战。我们已经就这些煤炭的出口问题提出交涉。”

全球知名能源咨询顾问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冶金煤业务负责人Robin Griffin表示,这家全球谘询公司还注意到,早在去年10月份,个别钢厂及其行业组织就向中国发改委提出放宽进口限制的要求。

 “这推高了煤炭的供应成本,增加了焦炭的成本,同时也影响了他们生产的物料的质量,因为周围没有那么多低硫的优质煤,所以他们不得不使用高硫含量的煤,而最后又影响到了高炉生产率和生产的钢铁的强度。”

“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很不高兴……但他们基本上都被告知必须要应对这个问题。”

伍德麦肯兹表示,中国政府愿意忍受钢铁行业的经济苦难,铁矿石价格的飙升,却不愿意接受建议与澳大利亚修复关系。

Griffin说,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的限制有可能会持续一整个2021年。“这事情看起来不会那么快就结束,在中国,他们正在为持续一年的缺少澳大利亚煤炭做准备。”

澳大利亚最大的独立煤炭生产商怀特黑文(Whitehaven)负责人周四表示,自1月初以来,中国政府打算对此事一直持续下去,“我没有听到任何有关配额改变的消息,相反,似乎有一种关于中国政府不采用澳大利亚煤炭的立场变得更坚定的说法。”

“让我们看看这一年如何发展。”

该报道中称,滞留在中国沿海的780万吨煤炭中,260万吨是动力煤,520万吨是冶金煤。

怀特黑文不直接向中国出口煤炭,但其首席执行官 Paul Flynn表示,由于中国的形势,冶金用煤市场整体仍“低迷”。“就动力煤而言,中国政府对进口澳大利亚煤炭的禁令正在重塑市场,并导致贸易流量重新调整。”

Flynn表示,“热能市场肯定已经进行了物理调整。”

“我们看到,许多原本会向中国销售煤炭的企业,正在向它们过去没有涉足的领域销售煤炭,而中国正在从非传统来源购买煤炭。”

煤炭
煤炭(图片来源:Piqsels)

中国买家被迫为印尼、俄罗斯和南非等其他来源的动力煤支付更昂贵的价格,以确保其能源价值与澳大利亚产品相似。这使得澳大利亚生产商能够将更多的煤炭运往印度、孟加拉国和土耳其等不那么传统出口的目的地,以及东南亚和北亚的其他市场。

瑞银(UBS)分析师格林•劳科克(Glyn Lawcock)表示,去年第四季度,来自昆士兰的煤炭发货量同比下降了10%。他说,这对澳大利亚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的潜在影响力提出了疑问。

他问道:“必和必拓的煤炭指引会被下调吗?”

“鉴于最近澳中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以及对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的限制,我们预计必和必拓的煤炭产量将继续疲软。

澳大利亚的煤炭运输是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商品,今年将下降30%,从540亿澳元降至370亿澳元,这主要是由于COVID-19和中国政府的禁令所致。但是,由于三个最大的煤炭购买国(日本、中国和韩国)加大了在2050至60年间抵消各国排放量的努力,从而减少了对化石燃料的消耗,煤炭消耗量也面临著应对气候变化的压力。

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发言人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已就处理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的延误以及船上船员的福利问题向中国政府多次提出交涉。

他说:“我们敦促各方尽快达成解决方案。” “快速解决问题才能使船只能够及时卸货,以满足中国买家和消费者的需求,并确保这些船上船员的福利。”

澳大利亚工业部上月对冶金用煤的前景表示担忧,因为如果中国的禁令延长至2021年。

“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澳大利亚出口商需要时间进行调整,价格将在更长时间内保持在低位,”该机构表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