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堅持或屈服?澳洲工會力挺政府

中共政府宣佈對澳大麥徵收80%關稅後,又點名澳洲牛肉將4家屠宰場列入進口黑名單,被禁數量佔澳出口中國牛肉的35%。西澳和昆州政府呼籲應謹慎與貿易伙伴的關係。但,澳洲最大的工會組織稱,政府應堅定地捍衛主權。

过去12个月中澳洲出口百分比。(饼图:看中国;数据来源:澳洲外交部。背景图:Sally/看中国)
過去12個月中澳洲出口百分比。(餅圖:看中國;數據來源:澳洲外交部。背景圖:Sally/看中國)

據澳媒報導,中共政府自宣佈從5月17日開始對澳洲大麥徵收80%的關稅後,又點名澳洲牛肉,稱因標籤和衛生認證問題將4家澳洲屠宰場列入進口黑名單,被禁數量佔澳洲出口中國牛肉的35%。西澳和昆州政府呼籲聯邦要小心處理與貿易伙伴的關係,反對黨也對聯邦頻頻抨擊。但是,澳洲最大的工會組織出面稱,澳洲政府應該堅定地捍衛主權。 

在北京政府宣佈停止澳洲4個屠宰廠的牛肉進口,不但讓澳洲的乳製品業和葡萄酒業風聲鶴唳,也使西澳和昆州爲首的礦業心驚膽顫。據澳外交貿易部門的統計數字顯示,澳洲農業、礦業、林業和漁業出口中國的總量高達總出口量的1/3,其中礦業佔47%,農漁林業佔32%,牛肉25%,羊毛佔76%,酒精36%等。

據ABC新聞稱,上個月,澳洲建議世界衛生組織應對Covid-19病毒的來源作獨立調查後,引起中共的反彈。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表態稱,可能會抵制包括牛肉和葡萄酒在內的澳大利亞產品。

本週二(1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先生在被問及此事時稱:「這表達了中國人民對澳方言行的擔憂,我不認爲這有任何問題。」

澳總理莫里森公開稱,如果禁止澳洲牛肉是中國商務部出於政治動機所做出的決定,將讓人非常失望。 

據澳洲人報報導,澳學者、中國貿易專家、南昆士蘭大學的Ben Lyons稱,中國正和澳大利亞在「外交博弈」。他說,「但黑名單中,有一家肉廠是中國投資的。」他認爲,澳洲在整個博弈中佔有優勢。據悉,「黑名單」的肉廠中,三家來自昆州,一家來自新州。 

Lyons分析道,中國可耕地面積不具優勢,「他們在勞動力和生產力方面都有問題,我認爲我們有很多中國迫切需要的資源」。澳駐美大使Arthur Sinodinos也公開稱,澳中貿易是「互惠互利」,中國不會「輕易拋棄」與澳洲的貿易關係,「我們重視與中國的關係,每次與中國發生爭執的時候,貿易關係總是被牽扯其中。」他說。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稱,北京可以通過拒絕礦產出口來懲罰澳大利亞,但趙立堅表示,「中國政府只是維護中國消費者的健康和安全。」

ABC在報導中,直指北京在經濟脅迫上有著悠久的歷史,並稱這樣的模式在全球的手法極其相似,「與北京發生糾紛的國家,突然會發現本國行業遭到不明監管障礙的打擊,」ABC政府記者Stephen Dziedzic在文中說到。 

Dziedzic還在文章中指出,當挪威向劉曉波頒發諾貝爾和平獎時,中共對挪威鮭魚實施新的進口管制;當韓國安裝美國反薩德導彈系統後,韓國在中國的連鎖超市因「違反安全規定」被關閉。他稱,如同對澳洲進口牛肉的衛生審查,只有「檢疫限制」的方式能讓「懲罰」進行,既不正面交鋒也不顯得畏首畏尾。

聯邦貿易部長Simon Birmingham面對北京提出的「嚴重違規」表示,只是錯誤事例,並承諾會解決中國提出的問題,並稱這只是單一事件。外界讚揚Birmingham在處理這一事件中相當有智慧,夾雜在澳中關係之間的「貿易」可使兩個爭端升級亦可走向平復。 

但反對黨對聯邦政府目前所面臨的窘境相當不滿,西澳、昆州和維州三地由工黨政府執政的州長立即公開提醒聯邦政府, 中國是澳洲重要的夥伴,並稱與中國的貿易關係惠及澳洲人民。不過向來與工黨發出一致聲音、擁有數百萬會員的澳洲工會(Australian Workers Union)卻公開向聯邦稱,應該捍衛澳洲主權。

澳洲工會全國祕書長Daniel Walton稱,現在是時候對抗中國的強勢以及那些「與北京相互勾結的富豪了」,他說道,「澳洲貿易制度的健全對主權至關緊要,澳洲政府正在這方面備受壓力,中共威脅要制裁澳洲的產品作爲報復。澳洲政府要堅定不移的抵抗這種壓力,捍衛我們在國際上的權利。」

Walton稱,COVID-19疫病流行顯出「過度依賴全球供應鏈」的危險,他認爲貿易健全措施是確保澳大利亞工業的公平競爭環境的關鍵。他在聲明中稱,依賴中國供應鏈 「可能適合那些與中共勾結讓澳洲政府屈從的億萬富翁們,但我們的成員希望政府支持他們並捍衛國家利益」。他還指出,中國的鋼鐵和鋁生產商經常違反澳大利亞的反傾銷法,澳反傾銷委員會正在審理31起案件,其中17起來自中國。

Walton還稱,與澳洲進行貿易活動,中國也是佔盡好處,「在發現進口商從事非法傾銷方面,澳大利亞的貿易處罰也是處於較低水平,事實上,澳洲的反傾銷法律爲中國提供了『市場經濟』地位的好處,這是其他主要貿易國都沒有向中國提供的。說澳大利亞不公平地對待中國是錯誤的。」

更多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