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疫情奪命悲劇不斷!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重磅文章熱傳 願慘重代價能換來新聞自由

這場被認爲是「人禍」的肺炎在中共的制度性撒謊、隱瞞下恣意傳播,而爲其買單的卻是前線醫護人員和中國民衆。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撰文希望中共當權者能在這場慘痛的災禍中吸取教訓,讓中國實行言論、新聞自由,否則一切治理都是空談。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撰文希望武汉肺炎的惨痛教训能为中国带来言论自由。(图片来源:Heinrich-Böll-Stiftung/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2.0)
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撰文希望武漢肺炎的慘痛教訓能爲中國帶來言論自由。(圖片來源:Heinrich-Böll-Stiftung/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2.0)

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爆發的武漢肺炎至今已奪取數以千計的生命,這其中有官方通報確診列入死亡人數的,還有那些未來得及確診以及感染肺炎併發症去世不列入死亡名單的。九省通衢的武漢一夜間由繁華的都市淪爲「死城」,由於醫療資源嚴重缺乏,很多民衆只能選擇在家自我隔離,也出現諸多一人染病全家死亡的悲劇。

這場被認爲是「人禍」的肺炎在中共的制度性撒謊、隱瞞下恣意傳播,而爲其買單的卻是前線醫護人員和中國民衆。生命的代價爲每一箇中國人敲響警鐘,中國的知識分子開始覺醒,清華法學教授許章潤髮文揭示中共已呈現出敗象,其「道德性敗壞」體制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撰文希望中共當權者能在這場慘痛的災禍中吸取教訓,讓中國實行言論、新聞自由,否則一切治理都是空談。

近日,海外華人社交媒體圈熱傳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的手稿——《慘重代價能否換來新聞自由?》。賀衛方開篇就談到了令人談虎色變的疫情,他說短短的一個黃曆新年,九省通衢的武漢市就由一個繁華大都會迅速變成一座人間地獄。一場突如其來的冠狀病毒襲擊,轉瞬間已導致近兩千人命喪黃泉,有些家庭甚至滿門盡亡。宣佈的死亡人數是官方統計,可以肯定,尚有很多沒有趕上確診就已經死去者不在其中。此外,武漢率先封城,接着溫州、杭州,各大城市也緊急跟進,差不多全國範圍都進入了緊急狀態。

與此同時,這恐怖的病毒又藉着噴氣式飛機以及豪華郵輪傳播到世界各個角落。舉世恐慌之下,各國紛紛採取緊急措施,航空中止,入境禁止,一時間彷彿又回到了從前閉關鎖國的時代。

賀衛方在文章中提出了許多人的疑問,就是病毒來自何處,「是自然原因,還是某種事故,仍然是一頭霧水,不得其解」。

他接着描述了疫情在中共官方默許的方式下大肆擴散:從最早發現感染者的2019年12月初,一直到2020年的1月20日疫情公開,近兩個月的時間裏,包括武漢市絕大多數市民在內,人們都在渾然不覺之中,走親訪友,杯盞交錯,外出旅行,呼朋引伴。官媒鶯歌燕舞,兩會歌功頌德……一片昇平之下,那致死的病毒悄然傳入千家萬戶。

當然,一線的醫生護士們感知得到。他們不斷地將這危急信息向省市政府尤其是衛健委報告,甚至通過內參通道報告中央。但是泣血陳情卻無法喚醒沉睡的官僚體制,包括官僚化的專家們。他們信誓旦旦的告訴國民,疫情可防可控,未見人際傳播。

賀衛方特別質疑,中共官方理論雜誌《求是》本月15日發表習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講話,其中強調他如何不斷地做出指示和批示,部署指揮,動員抗擊疫情。在時間節點上,習近平最早發出指示是1月7日。但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是:習近平當日講話涉及武漢疫情的內容,似乎被官媒做了「留中不發」的處理,外界根本無從知曉。

他說:「講話者是否知道他遭到了『屏蔽』,抑或講的內容不適合讓公衆知道?假如最高領導人的講話也遭到了封鎖,拿『兩個維護』豈非笑話?說到底,根子上在於無自由。如果武漢、湖北的報紙、電視可以就疫情進行自由而負責任的報導,何至於要依賴這相互諉責的官僚體系?何至於武漢以及全國要這麼多的人受干擾、遭噩運?!」

賀衛方最後指「但願這慘痛的代價能夠讓手握權柄者醒悟:沒有新聞自由,就不僅民生多難,而且政府亦無信,更談不上現代化的治理能力和體系」。

賀衛方是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外界認爲他是中共體制內一位敢言的學者,主張民主憲政和司法獨立。對中共官方認爲敏感的雷洋案、賈敬龍案、以及「六四」血案等,賀衛方都在微博微信以及媒體的採訪中直言不諱表達與中共不一致的觀點。

他還在薄熙來主政重慶大肆宣揚「唱紅打黑」之時,發表《致重慶法律界的公開信》,質疑重慶當局破壞法治,產生重大影響。

2017年賀衛方接受美聯社採訪表示,由於言論屢遭中共打壓,從此不會在社交媒體再公開發聲。不過,他還表示,無論如何,「天還是要亮的」。

更多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