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森恳求昆州州长让女儿参加父亲葬礼 被骂“欺负”

据澳新社报道,澳洲总理莫里森在今天(9月10日)一次广播采访中,含着眼泪向昆州州长Annastacia Palaszczuk发出了令人心碎的恳求,允许一名26岁的女儿能够在今天参加她父亲的葬礼。然而莫里森的伤感并没有打动后者, Palaszczuk在议会中指责总理“欺负”了她。

26岁的Canberran Sarah Caisip住在堪培拉,她前往昆士兰州想与临终的父亲度过最后一段时光。但她到达昆州后一直被隔离在检疫酒店中,在父亲去世时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莫里森今天早上证实,他已经致电Palaszczuk,并要求她采取行动,让Sarah离开检疫地点,参加今天下午她父亲的葬礼。

莫里森打去电话后,Sarah仍不被允许参加葬礼,只可以在葬礼完毕后到殡仪馆私下看父亲最后一眼。

莫里森在今天早些时候告诉4BC电台,他给昆州州长打电话求情,让“她推翻这一决定。”

“让Sarah今天去参加葬礼。这与边界无关,这与政治无关,这与选举无关。今天唯一重要的是,Sarah可以与她11岁的妹妹Isobel及母亲在一起,一起哀悼父亲和丈夫Bernard的去世。”

在电台采访中,莫里森和主持人谈论起各自父亲的死,两人都近乎落泪。“难过的是,在她父亲过世之前,她无法见到父亲。我们经历了这一过程的人都知道这是多么重要。”莫里森说,他自己记忆中的伤痛仍然新鲜。

莫里森停顿下来平静了一下,然而谈到在父亲节仍被迫呆在在酒店隔离区的Sarah时再次激动。“周末的父亲节,我在想是否有必要非得让Sarah在旅馆里隔离。”

“当然,只有这一次例外,这是可以做到的。

“堪培拉已有60天没有COVID病例了。我已经尽我所能了,我希望他们改变主意,我希望他们让Sarah离开。”

他说,他希望昆士兰州可以给一个有需要的家庭“希望”。

然而后来在议会中,昆州州长指责总理是在欺负她。“我不会被欺负,也不会被这个国家的总理吓倒。”

“(他)今天早上与我联系…………我明确表示这不是我的决定。

“我已经表示会将把他的话转给首席卫生官,这是她的决定。”

Sarah原本极力向昆州政府争取过境,陪父亲度过最后一个父亲节。在希望落空后,她给昆州州长写了一封令人心碎的信。

“我父亲已经死了,你让我为见他而挣扎,但为时已晚,现在你又不让我去参加他的葬礼,不让我见遭受重创的妹妹。”

她在写给 Palaszczuk信中说:“你不会听,你的政府毁了我的生活。”

“现在,我在布里斯班的酒店检疫区中,虽然只有几公里之遥,你仍在阻止我去看父亲的遗体,而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传统,你也阻止了我参加他的葬礼。

“我来自没有病毒的堪培拉,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至今未让被隔离在检疫酒店内,无法照顾饱受悲痛的母亲和11岁小妹妹,我被剥夺了基本人权……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