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价格大涨 澳大利亚经济再添新希望

据澳洲新闻网报导,尽管中国在努力打压澳洲经济,但继铁矿石之后,澳洲的希望正以一种崭新的形式出现—煤炭。

5月,中国誓言通过减少铁矿石采购量给澳大利亚带来“经济上的痛苦”,并预测这将带来320亿澳元的经济损失。

这似乎正在发挥作用。本周早些时候,铁矿石的价格在一天内下跌了9%,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二大跌幅。

然而,一种新的出口产品–煤炭,已经取代了铁矿石的地位,上升到顶峰。

周一(9月6日)市场收盘时,冶金煤或焦煤的售价为每吨274澳元,非常接近2016年11月的历史高点每吨299.33澳元。

274澳元的价格仍然低于上周五(9月3日)的收盘价,当时的价格涨到2017年4月以来煤炭的最高价格。

在过去的一年里,煤炭已经上涨了170%。

尽管中国自去年10月以来非正式地禁止进口澳洲煤炭,中国电力公司被警告不要使用澳大利亚的煤炭商品。

事实上,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澳中关系主任Peter Cai认为,中国正在意外地自取灭亡,并首当其冲地承担这些成本。

Cai说,中国“完全有可能”正在为煤炭支付高价,因为它需要从中间商那里购买,而不是直接通过澳大利亚购买,这意味着价格更高。

Cai告诉news.com.au说:“完全有可能的是,一些煤炭货物通过第三国出售,以绕过官方的禁令。”

这也意味着来自中国的需求仍然存在,这种需求推动了煤炭价格上涨。

中国的数据显示,中国为煤炭支付了每吨595澳元的价格,这比澳大利亚煤炭生产商每吨274澳元的售价高出一倍多。

中国禁令的另一个不可预见的后果–将其他买家推到澳大利亚市场上,也助长了煤炭价格的飙升。

去年澳洲煤炭因需求突然下降而陷入困境,便宜的价格很快就被其他国家抢购一空。

澳洲统计局的数据证实,虽然自2020年中期以来,对中国的硬焦煤出口已经减少,但对印度、日本和韩国的出口增加,抵消了部分下降。

Cai补充说:“把它想象成一个浴盆。每个人都从浴盆中取走一瓢水。即使中国不从中取水,最终也会达到平衡。”“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能够找到其他买家。”

在禁止进口澳洲煤炭之后,中国立即经历了一次“自食其果”–由于切断了急需的能源进口,中国数百万公民因电力短缺而陷入黑暗。

澳大利亚工业、科学、能源和资源部早在6月就表示,澳洲煤炭行业正在“适度恢复”。

澳大利亚优质硬焦煤价格预计将从2021年的平均每吨193澳元增加到2023年的212澳元左右。

据预测,煤炭出口量将从2020-21年的1.71亿吨低点上升,到2022-23年达到1.86亿吨。

综合而言,被中国的非正式进口限制打乱的供应链已基本重组,尽管有一些收入损失。

预计今年澳大利亚的冶金煤将为经济带来220亿澳元的收入,到2022-23财年将达到320亿澳元的更大金额。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