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总统大选】6个摇摆州的邮寄选票疑云一文看清

今年因疫情问题,不少州份实行邮寄投票,由于各州规定的统计邮寄选票的日期不同,因此选举结果也未能在选举日翌日得知。3日深夜,几乎所有川普领先的摇摆州都由红变蓝,不但失去领先优势还被反超,而这种“灌票”现象自然引发川普团队的强烈反弹,目前已有大量证人机证据在各州的听证会上作证,来揭发这次的选举舞弊。而川普团队律师主要针对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宾州和乔治亚州6个摇摆州挑战选举结果。本文将梳理这6州被指控邮寄选票欺诈的细节。

乔治亚州

乔治亚州有16张选举人票,两位总统候选人的差距是61,837票。

川普12月5日在乔治亚州支持两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候选人的集会上表示,该州的邮寄选票是在造假。集会现场播放了一段监控录像,显示亚特兰大计票中心的几个人在媒体和共和党监票员离开后,从桌子下拽出选票箱,偷偷计票。

 近日,乔治亚州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乔恩·伯恩斯(Jon Burns)等一百多名议员连署要求州务卿办公室在1月5日联邦参议院两个席位复选前,审查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的投票程序。

内华达州

内华达州有6张选举人票,拜登和美国总统川普的选票差距是33,596票。

该州宣称:“因受到疫情影响”,所以今年8月初决定使用邮寄投票计划,开始向所有“注册选民”发送邮寄选票,无需申请。事后传出他们同时也向去世的人、搬家的人(不在该州),或者已无资格投票的人寄送邮寄选票,还有人们还可以在公寓大楼的公共区域拿取选票,那里堆积著大量选票。

而川普团队律师本纳尔(Jesse Binnall)在12月3日公布证据显示称,内华达州有1,506张死人选票、42,284张重复选票、大约2万名投票者没有内华达州的邮寄地址、2,468名投票者已经把地址更改至外州。

而市场调查公司Baselice and Associates接受川普法律团队的委托,针对邮寄选票进行了调查。经过这家公司在致电到邮寄选票名单上的选民后发现,有3%的邮寄选票不是正常名单中的选民所投出。

内华达州州法院12月3日举行了选举听证会,有证人作证表示,在USPS要求员工寄送选票的地址中,有近8000个地址无法寄达,但这类选票最后却被计入票数;USPS试图阻止证人提供证据。

密歇根州

密歇根州有16张选举人票,拜登和美国总统川普的选票差距是154,188票。 

该州的选票总数是500万,邮寄选票数量高达330万,而这次邮寄选票遭到拒绝的只有0.5%,是先前的是1%左右。

在12月2日密歇根州众议院监督委员会(Michigan House Oversight Committee)举行的选举公听会上,韦恩县选举部门的工作人员洁西·雅各布(Jessy Jacob)作证,她在计票时发现大量尚未计票的邮寄选票信封已经打开,很多邮寄选票的人名与选民名单不符。

计票人员雅各布称,“选务主管让她直接输入选票,即使地址和签名不匹配也不要拒绝”,主管还向他们要求把11月4日的邮寄选票日期改成11月2日。她还在选举日之前发现很多选民并未申请邮寄选票,但系统上却显示他们已经“邮寄投票”。

川普团队针对投票机软件提出质疑,要求重新计票。上周当地法官要求安特里姆县(Antrim County)允许川普团队检查22台投票机。川普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对此表示,投票机把6000多张川普选票计在拜登名下,该州整体都出现过投票机突然出现计票高峰的情况。

威斯康辛州

威斯康辛州有10张选举人票,拜登和美国总统川普的选票差距是20,682票。

该州选举委员会在今年5月批准向270万选民寄送邮寄选票,理由同样是COVID-19大流行。

美国律师团体托马斯‧莫尔协会(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项目”12月1日在华府举行新闻发布会,邮局员工证人伊桑‧皮斯(Ethan Pease)现身作证说,该州邮政局下令回改邮寄选票的邮戳日期。

另外,该州选举委员会10月份指示全州的职员和选举官员,可以为自行资料不全的缺席选票填写证人地址。但是,这个行为已经违反该州法律中“如果证书上缺少证人的地址,选票可能不会被计算在内”的法律规定。

亚利桑那州

亚利桑那州有11张选举人票,拜登和美国总统川普的选票的差距是10,457票。

亚利桑那州要求选民申请邮寄投票,这与内华达州不同。但有证人作证,邮寄选票的签名未得到有效认证。

11月30日该州的选举听证会上,美国退休陆军上校、网络安全专家菲尔‧沃尔德伦(Phil Waldron)作证表示,该州人口最多的县——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没有进行签名验证,其190万张邮寄选票和信封是分开的,无法确认选票和签名是否匹配,存在欺诈可能性。

该州共和党主席凯利‧沃德(Kelli Ward)近日提起诉讼,指控亚利桑那州拒绝观察员进行有意义的监票;选举工作人员复制选票,计票机得以识别后把川普的选票计给拜登。

根据该州法律,选民如果质疑选举过程存在不当行为、有非法选票、违规计票,就可以对选举结果提出异议。亚利桑那州州法院驳回了沃德的诉讼,称其没有证据,沃德表示将继续上诉至最高法院。

宾州

宾州拥有20张选举人票,拜登和美国总统川普的选票差距是81,660票。

今年宾州的邮寄选票数量是260万,恰巧有75%投给拜登。而在大选前,宾州最高法院批准该州的邮寄选票寄达日期可以延迟3天,而且不要求有邮戳、准许使用无人监督的投票箱。

虽然,法院承认这项命令违反宾州的宪法,但却辩称在COVID-19病毒流行的情况下“有必要”这样做。实际上,这种做法也已经违反美国宪法,宪法规定选举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应由议会确定,而非法官去判定。

之后宾州最高法院又再次违反宪法,批准了该州州长、民主党人汤姆·沃尔夫(Tom Wolf)的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各个县的选举官员不得因签名比对问题而拒绝缺席选票或邮寄选票。

一位数据研究人员分析了宾州选民数据库后发现,宾州有超过51,000张选票寄出次日就收回、有近35,000张选票寄出当天就收回、有超过23,000张选票的收回日期比发送日期还要早,这些已经让许多美国民众非常的不解。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