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欧美对俄制裁:半是海水半火焰

2022乌俄战争除了改变世界军事版图之外,美国全球化进程中建立的金融霸权、科技霸权这次亦显示了巨大的威力。2月26日,美国和欧盟、英国及加拿大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禁止俄罗斯的几家主要银行使用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国际结算系统。美国总统拜登在接受采访时声称,发动对俄制裁是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唯一选择。并称他的目标是确保北约和欧盟保持一致。

制裁启动几天之后,世界发现这一制裁竟然成了“半是海水半火焰”的格局。

欧美对俄经济制裁是把双刃剑

通过制裁,美国等西方国家希望重塑世界能源、农产品供应链,孤立俄罗斯,让俄罗斯经济尽快陷入困境,严重削弱俄罗斯国力,最后让普京陷入失败,应该说,这算是部分达到目标了,俄罗斯目前正被经济制裁的火焰炙烤。

俄国发动侵略战争前,大约70卢布换1美元,现在的汇率接近170卢布换1美元。但因为中、印、伊朗等国未参与制裁,特别是中国为俄罗斯开启了人民币结算这条通道,因此,关闭Swift这枚“经济核弹”的震慑力最后成了一枚巨型炸弹。

但是这轮制裁与以往制裁小国不一样,因为制裁对象是俄罗斯,尽管俄罗斯按GDP总量,与美国的实力差距异常巨大:2021年,俄罗斯GDP总量为1.49万亿美元,连前十都未入;美国以16.9万亿美元仍居“领头羊”之位,经济规模约为俄罗斯的11倍。但在全球的原油以及天然气市场中,俄罗斯占有重要地位,是最重要的供应来源之一,同时也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以及非OPEC产油国组成的“OPEC+”中占据重要位置。以下数据可证:2021年,俄罗斯贡献了全球原油出口总量的35%、全球天然气出口总量的25%,并且是近期“OPEC+”增产的主力。

在油气能源供应方面,欧洲对俄罗斯有经年累月的依赖。仅就天然气而言,欧盟27个成员国40%的需求依赖俄罗斯。因此,制裁俄罗斯的后果,远非美国曾制裁过的几十个小国的后果可以相比,比如美国曾对古巴、缅甸、克里米亚地区、伊朗、伊拉克及黎巴嫩等国实行过或长或短的经济制裁,美国本土几乎感受不到损失。但俄罗斯不同,无论是与世界经济联系的广度与深度,还是欧美对其能源的依赖度,都非这些小国可以相比。这种联系是苏联解体之后的30年内建立的,也因此,要想将俄罗斯从全球主义的秩序中剔除出去,世界都将忍受格局变动带来的损失。

对俄能源出口制裁与德国之痛

CNN称,反过来,俄罗斯也需要欧洲的资金。据路透社报导,俄罗斯2021年的油气收入约为9.1万亿卢布,按今年1月汇率换算作约1,190亿美元,占据了俄罗斯国家预算的36%。欧美基于“继续购买俄罗斯的能源就是为普京提供战争资金”这一考虑,发起对俄罗斯全方位经济制裁,尽管知道此举将给欧洲的能源供应安全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也做了精神准备。

就国家而言,德国是俄罗斯天然气最大的客户,比利时布勒哲尔国际经济研究所(Bruegel)数据显示,德国55%的天然气进口、50%的煤炭进口和35%的石油进口都依赖从俄罗斯进口。由于德国实施绿能战略多年,油价每年持续上升。2021年12月,德国物价同比上涨5.7%,接近9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能源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18.3%,这迫使政府承诺为较贫困家庭提供援助。自今年2月26日宣布制裁以后,几天之内,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70%,最先坐不住的是德国政客们。

3月3日,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绿党领导人)在柏林与德国工业界官员会晤后告诉记者,“我不会支持从俄罗斯进口化石燃料的禁令,……我甚至会公开反对它,因为这样做会威胁到德国社会”,“可能给德国企业带来价值高达200亿欧元的损失”。 

3月7日,社民党籍的德国总理肖尔茨表示,“目前无其它途径可确保欧洲的取暖、交通、电力供应和工业能源供应”,而确保能源供应“对于生存和公民的日常生活至关重要”。肖尔茨强调,数月来,德国联邦政府及其在欧盟内外的合作伙伴已在全力开发俄罗斯能源的替代品,“但它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我们有意识地决定继续与俄在能源供应方面的商务活动。 

陷入这种纠结的还有不少国家。例如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表示,也明确反对俄罗斯发动的侵略乌克兰战争。但他表示,这不应该对匈牙利和俄罗斯之间的能源交易产生影响。作为北约成员国,土耳其是乌克兰的盟友,俄乌开战后,土耳其向乌克兰提供作战无人机,但同时也维系与俄罗斯的关系,因为土耳其在旅游业、小麦和能源供应上都严重依赖俄罗斯。 

美国消费者受到制裁影响

美国这次对制裁俄罗斯几乎没有分歧,两党都同意。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表示她“完全赞成”禁止俄罗斯石油进口,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在3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很乐意每加仑多支付10美分的费用。”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3月4日告诉媒体记者,美国正在想办法减少进口俄罗斯石油,同时确保维持全球原油供应稳定。 

但是几天以后问题来了,每加仑汽油增加的是10美分的N倍。据美国汽车协会(AAA)的数据,3月7日,全美普通汽油均价触及每加仑4.173美元,为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该价格较前一周上涨15%,较前一个月上涨了21%。在油价最贵的加州,每加仑已经飙升到5.444美元。美国号称“车轮上的国家”,或者“浮在汽油上的国家”,影响之大几乎覆盖全社会。 

休斯顿Lipow Oil Associates(LLC)的总裁Andy Lipow援引能源情报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EIA)的数据称,去年美国进口的石油和成品油约有8%(67.2万桶/日)来自俄罗斯。其中,俄罗斯原油约占美国进口量的3%,约为20万桶/日。不过,美国进口的原油大部分来自加拿大、墨西哥和沙特阿拉伯。拉丁美洲以及西非的小国向美国输送的原油通常也超过俄罗斯。 

面对能源价格在短短十多天内猛升之局,一向特别支持拜登政府的CNN连发数文:支持乌克兰的代价正在上升。但坚持绿色能源政策的拜登政府此时想到的不是解除页岩油开采的禁制,而是去与2019年断交的委内瑞拉寻求石油供应。 

全球主义者打造的全球化市场分裂成两半

国际油价飙升,也带动农机用油及化肥价格上涨,造成农作物生产成本抬升,这也将进一步推高全球食品价格。据专家称,由于乌克兰战争,世界正走向一场“灾难性”的全球粮食危机,这将导致食品价格“人间地狱”。3月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声明警告说,乌克兰冲突升级将在全球范围内造成“毁灭性”的经济后果。除了冲突本身以外,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将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重大影响,并对其它国家产生附带影响。IMF认为,能源和原材料价格飙升,加剧了全球在走出大流行之际正在经历的通胀飙升。 

俄乌战争在开打,乌克兰不少城市已经沦为废墟,前方战事激烈,拜登还以为制裁就能达到大败普京的效果。其实,美欧对俄制裁的最大效果是将西方跨国公司与西方各国政府努力建成的全球统一市场分裂成两半,一个是拒绝俄罗斯的西方市场,另一个是保持与俄罗斯经济联系的亚非拉美市场。制裁的海水确实让俄罗斯呛水难受,难以呼吸,但同时却将本国的公民放在物价恶性上张的高通胀火焰上炙烤,更何况,美国的通胀已经高达7%,德国、英国等欧盟国家的情况也与美国类似。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原文链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