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庆百姓遭殃 民主台湾大陆神往

 (此文是齐见自代表“齐氏文化基金会”在悉尼民主研讨会上发言稿)

我叫齐见自,代表“齐氏文化基金会”发言,题目是:中共国庆百姓遭殃;民主台湾大陆神往。

齐氏文化基金会是以家族为主的非营利慈善机构,我爱我的家,今天我讲我的家。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我的奶奶早就逝世了,可是我有爷爷,他从很远很远的美国不断写信寄照片寄钱回来。我一直很奇怪,爷爷为什么不坐飞机回来看我们呢?直到我8岁,爷爷在洛杉矶去世,我这个孙儿没有见过爷爷一面,我好羡慕那些爷爷奶奶就在身边的小朋友。

2014年12月,姑妈齐家贞说她很想念大家,邀请我们十几个大陆亲友去台湾旅游。到了台湾才知道,姑妈创立的齐氏文化基金会在台北举行第七届“推动中国进步奖”颁奖典礼;她还举办了在台湾出版的《黑墙里的幸存者》新书发布会。读了《黑墙里的幸存者》,我明白了更多关于我们齐家发生的事情和家庭里每个成员包括我父亲所承受的苦难。通过这本书我认识了爷爷齐尊周,他是个非常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可是后来,爷爷被中共污蔑为历史反革命和现行反革命,前后坐牢23年,63岁释放回家,他才得知奶奶已经逝世两年了,爷爷哭得非常伤心。我也了解到姑妈因为想出国读书,公安局判她叛国投敌反革命13年,姑妈坐牢10年从20岁到30岁。我这才明白爷爷非常想回国看望我们,可是他在美国申请了政治庇护,怕回来又给关进监狱里。姑妈因为在澳洲写书写文章,后来又成立了齐氏文化基金会,做了不少共产党不喜欢的事情,从2004年底开始,姑妈跟爷爷一样,也不敢回大陆了。可以想像,当年我的爷爷婆婆和包括我父亲在内的五个孩子忍受了长达23年人为强加的骨肉分离的痛苦。后来,爷爷、姑妈到了海外,与许多在座的没有在座的以及法轮功朋友们一样,有家不能囘,长期忍受人为强加的骨肉分离的痛苦。对此,我很难过,也非常气愤。

姑妈告诉我,爷爷离开大陆的时候已经72岁,他英文很好,在洛杉矶一个旅馆做晚班经理,从傍晚到第二天上午每天工作15个小时,一周上班7天,因为是非法打工老板给他每小时的工资不到两美金。爷爷用挣来的血汗钱帮助姑妈留学到澳洲读英文初级班;然后,爷爷请我的爸爸妈妈向政府申请生第二胎,我哥哥两岁的时候被邻居小孩推到坡坎下,脑震荡得了癫痫症。爷爷来信说,每个月除了给五个儿女家庭的生活补贴费,“你们的第二个孩子我来养”——这第二个孩子就是我,齐见自,爷爷把我养到8岁直到他去世。我对爷爷感激不尽,因为爷爷,我才来到了这个世界,才有了今天。当然,也因此我才有幸到台湾参加姑妈的会议,后来还跟姑妈姑爹大家一起在台南台北游览了一圈。我用自己的眼睛看到山清水秀国泰民安的台湾,品尝轻松自在无忧无虑的滋味。我印象最深的是,台湾各个方面在高度发展的同时,人文环境一片祥和安宁,看不见大陆那种有钱人财大气粗,穷苦人怨气冲天,整个社会燥动不安的样子,更别提一天到晚都在维稳维稳了。期间,我在酒店看电视,台湾不存在防火墙,节目内容丰富多彩观点多种多样,我感到台湾人像鱼儿在水里自由地游来游去。还有,台湾人说话轻言细语态度友好礼貌,社会和谐包容,我感到很温暖,这些体验都是我在大陆不曾有过的。这是因为台湾对忠孝节义、礼义廉耻等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做得很好。

在澳洲几年,资讯自由使我对台湾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们拥有自己的政府、宪法、政治体系、选举制度、国防军队、边境防守等,台湾其实已经是个国家了,它与大陆的根本不同,是民主制度与专制制度的不同。可是,长期以来由于中共的打压霸凌,繁荣先进的民主台湾没有获得他们本该有的国际地位,我盼望世界各国迅速觉醒采取措施,改变这种不公平的状况。

最近,我的盼望变成了现实,民主台湾用自己不屈不饶的努力,赢得世界的理解同情尊重和支持,中共的战狼外交与武力威胁,激发西方政要成群结队前往台湾友好访问,西方国家更加坚定明确地支持保卫民主台湾。我感到非常痛快,台湾是好样的!

回过头来看中共,过几天就是他们的国庆了。中共治下73年,它杀人无数罪恶滔天,天理难容。一个活生生撕裂了包括我家的成百万上千万甚至更多中国人家庭的国,它决不是老百姓的国,它只是中共的国;它所谓的国庆,决不是老百姓的国庆,我们凭什么庆祝?

1984年秋,爷爷出国前为我们第三代取名:齐见光、齐见复、齐见中、齐见华、齐见自、齐见由、齐见民、齐见主。把所有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就是:“光 复中 华,自 由 民 主”。我是第五个孩子,叫齐见自,后面的“由、民、主”,被中共的一胎政策扼杀了。

爷爷通过他个人和家庭的惨痛经历,得出“光复中华,自由民主”的结论;我通过大陆与台湾的对比,也得出跟爷爷一样的判断:光复中华,自由民主!

我认为,国家实现了民主宪政,老百姓自然会庆祝国庆节,就像民主宪政的台湾,台湾人自然会庆祝国庆一样!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