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商出现在Star赌场调查听证会

新州独立酒类和博彩管理局对The Star赌场的调查听证会本周继续进行。在中国出生的澳大利亚房地产开发商李东方(Phillip Dong Fang Lee音译)3月21日周一作为证人出庭。李在Star赌场赌博超过20年,他用同样的中国银行卡购买筹码和支付债务。这些银行卡被用来给酒店账户充值,以掩盖赌博支出。 

对Star的调查涉及其是否参与洗钱、犯罪和大规模欺诈,以及其是否适合持有赌场牌照。调查上周听取了该赌场如何在悉尼、布里斯班和黄金海岸的赌场附属酒店接受中国银联银行卡的付款,然后将钱转入顾客的赌博账户。

银联卡被用来向客户的酒店账户转账,账单被写成了客户的住宿费用。此举是为了躲避中国严格的反赌博和资本外逃法律。涉及款额约有9亿澳元。 

据堪培拉时报报道,住在悉尼的李东方周一通过翻译告诉听证会,他成为该赌场的钻石会员已经超过15年,在那里赌博超过20年,主要是自己在私人房间里赌博。

澳洲金融评论报道,李东方和他的妻子史晓蓓(Xiaobei Shi音译) 正被澳洲税务局(ATO)的工作组调查,该工作组在2019年曾调查过中国亿万富翁黄向墨。 

去年7月,ATO在对李、史和他们的五家公司发出2.729亿澳元的纳税评估后,获得了针对该集团的冻结令。20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包括李在Star赌场的账户和其中的资金。 

李东方周一告诉听证会,当他在Star赌博时,他并没有住在赌场的酒店里。赌场的公关经理会花时间陪着他,为他安排食物和赌博的房间。”他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服务。”李说。 

这种服务还包括为他带来更多的筹码,以便他能够继续赌博。李告诉听证会,他将把自己的一张银联卡给他的公共经理,当他在赌桌上时,公关经理会给他拿筹码。 

除了在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的银行账户,李在中国大陆也有超过5个银行账户,有 “近20张 “相关银联卡。 

调查得知,大约十年前李东方在赌场失利后”非常焦虑 “,一位公关经理告诉他,可以用这些卡中的一张来偿还债务。 

NAB高管Tanya Arthur管理着Star在该银行的账户,她上周被问询了有关近10亿澳元的变相开支的问题。本周一,听证会要求她解释2019年7月四天内的三笔交易,一名中国豪赌客在酒店花了250万澳元。

Arthur回答说她当时没有详细查看这些文件,也没有意识到三份报表都是针对同一个客户。

尽管银行内部有人担心,但即使在银联向NAB发出警报后,NAB也从未从Star获得这笔钱没有被用于赌博的书面确认。

Arthur说,在她与Star的电话中,对方确认了没有将钱用于赌博上。她坚决否认自己接受了对方的说法,并亲自以书面形式向其他银行官员说明,以减轻银联的担忧。

Star的前集团财务主管Sarah Scopel上周告诉听证会,她的印象是银行知道这些钱被用于赌博。但Arthur说,她被故意误导了,Star告知她,他们无法提供详细的支出明细表,以显示这些钱是如何被使用的。 

赌场的前首席风险官Paul McWilliams周一也提供了证据,他说这种做法只在一次非正式会议上向他提出过,表明高额赌客的行为是 “一次性的”。他还说没有理由相信赌场存在使用银联卡进行赌博的 “系统性做法”。

Arthur上周告诉调查组,她知道银联卡的交易是在酒店进行的,并转入顾客的账户,用于支付住宿和奢侈品。 

她说,Star酒店告诉她,这些交易中 “没有涉及赌博”,但周一赌场的法律团队对此提出异议。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