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夏言聊天室:不要忘了自己是澳洲人

近日,針對華人的歧視問題成爲社會上的熱點問題。與此同時,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公然發貼稱「澳大利亞是一塊黏在中國鞋底上的口香糖」,歧視現象究竟出現在哪裏?什麼又是真正的歧視呢?

近几年来,澳中关系出现了裂痕,并一路冷却,这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冲突,两国需要重新修正合作方法与沟通渠道。(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近幾年來,澳中關係出現了裂痕,並一路冷卻,這是意識形態領域的衝突,兩國需要重新修正合作方法與溝通渠道。(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許多華人生活在澳洲幾十年了,拿着澳洲的福利,享受着澳洲的陽光,骨子裏卻依然不接受自己是個澳洲人的事實,時刻都希望澳洲被中國修理。這對華人整體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在自媒體上,很多人問我「澳洲存在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嗎?」我的回答一如既往「不存在」 !這個對話往往會引發爭論。

這個道理很簡單,「種族歧視」要成爲一種社會傾向,要麼政府默許,要麼國家法律不健全。作爲多元文化社會的澳大利亞,法律嚴禁「種族歧視」,澳洲總理及政府高調反對任何「種族歧視」的行爲與言論,不論社會上發生什麼令人遺憾的衝突事件,「種族歧視」都完全沒有市場。就好比有人無端遭到流氓圍毆,你能稱澳洲是「流氓國家」嗎?

但中國卻不一樣,由於中國政府主導了「歧視」,「歧視」在中國就擁有了合法性;由於中國政府支持執法機構耍流氓,不平者就指控那是「流氓國度」,因爲「歧視」與「流氓」均得到了法律的保護。

澳中就疫情源頭是否要獨立調查一事發生了口舌之戰,不論是澳洲官員還是澳洲媒體,言論再如何激烈,矛頭都是針對政府,或特定的組織,或特定的個人,從來不會羞辱整體。但中國就不一樣,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公然發貼稱「澳大利亞是一塊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口香糖」,將「歧視」與「流氓」同時躍然網絡上,完全就是一個黑幫打手的形象。

胡錫進微博截圖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公然發貼稱「澳大利亞是一塊黏在中國鞋底上的口香糖」。(圖片來源:胡錫進微博截圖)

試想,如果澳洲人報總編髮貼稱「中國是澳大利亞屁股下的一個爛番茄」,華人能受得起嗎?會不會因此而吵翻天?但奇怪的是,天天叫嚷遭歧視的澳洲華人面對胡錫進的狂言,在網絡上均表現出離奇的包容與欣賞,不會覺得這樣的語言已經冒犯到了全體澳大利亞人。

近幾年來,澳中關係出現了裂痕,並一路冷卻,這是意識形態領域的衝突,兩國需要重新修正合作方法與溝通渠道。儘管澳洲保護言論自由,但生活在澳洲的華人不應該替外國勢力攪亂澳洲社會的正常秩序,影響澳洲主流的決策。因爲不論是出生在澳洲的華人,還是父母來自中國,我們首先是澳大利亞人,我們需要旗幟鮮明地站在澳大利亞的立場上,維護澳洲的利益與價值觀,拒絕被外國勢力侵犯,即使這股勢力來自自己的母國。

在世界問責中國政府的關頭,華人更不要以「故鄉情懷」把自己與中國政府綁在一起,這對澳洲的華人羣體百害無一益,除非某些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隨着澳洲「反滲透法」的實施以及政府態度的越來越強硬,替紅色勢力發聲的代言人都進入冬眠狀態,這至少說明澳洲是一個法律的國家。主流社會正在覺醒,心懷鬼胎者知道了收斂。真正願意替華人服務的華人政客就更應該站穩腳跟,不能再玩弄政治投機,別再製造族羣之間的對立,否則遲早會成爲華人社會的害羣之馬,而被澳洲社會所拋棄。

有人打電話給我說,看到澳中口水戰中,一些華文媒體明顯站在中國政府的立場上替中共搖旗吶喊而感到憤慨;我只能說,不要挑戰澳洲反擊外國影響力的決心,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更多社會

2020年5月30日晚,抢劫者从西雅图的一家被砸碎门面的商店中走出来。 (图:Karen Ducey / Getty Images)
社會

大洋兩邊的「流氓無產者」

美國是一個法治社會,個別警察出現的過度執法,在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的框架下,都可以得到解決。現在肇事的警察已經被拘禁和指控。而另外3名在場的警察也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