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天寒地凍!走失在維州深山裏的自閉男童被尋獲

William失蹤的消息,立即牽動了無數人的心,警方、搜救隊人員以及志願人員紛紛趕到「失望山」,主動加入搜救的隊伍中。爲儘快找到William,搜救人員使用一切方法與工具,或徒步或騎馬,超過500人上山尋人,當局也派出警犬和直升機協助搜索。

搜救人员和志愿者们前往“失望山”寻找William Callaghan。(图片来源:Victoria Police脸书)
搜救人員和志願者們前往「失望山」尋找William Callaghan。(圖片來源:Victoria Police臉書)

日前,一名患有自閉症的14歲男童William Callaghan在維州深山與家人失散,由於男童衣衫單薄且沒有帶水和食物,再加上走失當晚氣溫不足攝氏零度,家人急到六神無主。結果小男孩的行蹤牽動着無數人的心,大批搜救人員和志願者立即開展了一場與時間賽跑的營救行動,兩天之後,一名當地志願者終於找到了意識依然清醒的William,令人興奮的維州佳話登上了澳洲各大媒體。

綜合澳媒報道,墨爾本新一輪的解禁措讓許多家庭嚮往大自然,本週一(6月8日),William與家人也趁長週末到距離墨爾本以北約80公里的Mount Disappointment(失望山)遊玩。在露營登山期間,想要搶先登上山頂的Callaghan一路衝在前面,結果於當日下午2時20分許與家人失散。

在竭盡所能四處尋找Willam無果後,驚慌失措的父母只能選擇了報警。墨爾本主流媒體當晚就報導了該小男孩走失的消息。

據報導,William患有自閉症,不善言語,只能以打手勢和拍打胸脯的方式與人交流。而當地晚上的氣溫下降到接近零度,其家人擔心衣着不足以禦寒也沒有攜帶任何事物與水的William是無法在這「失望山」中生存下來的,更何況William比喜歡穿襪子,這是一場生命與時間的競賽。

警方接報後立即展開搜救工作,在維州茂密的森林裏搜救了一整夜依然毫無結果。週二(6月9日),搜救隊高級警官Greg Paul告訴ABC稱,在這種茂密的森林裏找人非常困難,在空中很難發現人。但如果走失男童留在林中過夜的話,濃密的叢林反倒可以爲他抵禦些寒冷。

William失蹤的消息,立即牽動了無數人的心,警方、搜救隊人員以及志願人員紛紛趕到「失望山」,主動加入搜救的隊伍中。爲儘快找到William,搜救人員使用一切方法與工具,或徒步或騎馬,超過500人上山尋人,當局也派出警犬和直升機協助搜索。

孩子的父母告訴媒體稱,「Will是個精力充沛的男孩」,這意味着William走散之後,有可能已經走了很長的路,搜救的範圍也開始擴大。

「Will!」 「Will!」 「Will!」

滿山都傳來搜救人員的呼喊,聲音在山間叢林中迴盪。

爲了不放棄任何機會,許多支援人員當晚在山地裏紮營,地毯式地尋找。

在William失蹤兩個夜晚後,情況變得越來越危機。William的父母也不斷含淚祈禱,希望馬上出現奇蹟,孩子能安全歸來。

「他從來沒有獨自在外待過一夜,」 William的母親告訴搜救人員。

衆人的真誠終於破開了雲霧。

週三(6月10日)下午1時許,一名居住附近的志願者Ben Gibbs在距離叢林主道步行20分鐘的地方發現了William。Gibbs回憶當時的場景說道,他當時只是在灌木叢中搜尋,灌木叢很茂密,所以他想擠過去。就在此時,他突然看到William就站在離他大約15米遠的地方,「他像個小天使一樣,站在那裏觀望。」

爲了減少William對陌生人的恐懼,Gibbs站在原地一邊與William搭話,一邊通知救援隊立即趕來。 Gibbs表示,他得知William最喜歡的歌曲是《Thomas The Tank Engine》,於是與他聊起這首歌,還給了他一些巧克力,再給他穿上了襪子。

當搜救人員得知William被找到的消息後高興地鬆了一口氣。William的家人、朋友感動的流下了淚水。

救援隊趕到現場後,把William輕輕抱起,帶上了一輛救援車。由於自閉症患者最怕噪音,爲了緩解William面對這麼多人的壓力,所有人都微笑著,安靜地站在遠處。

William的母親Penny Callagan站在救援車前,流著眼淚向大家致以感謝,她說,她也一定要好好謝謝Ben Gibbs,是他改變了她們一家人的命運。Ben Gibbs也一下子出現在所有的媒體上,成爲了英雄。

澳洲總理莫里森聽聞此事後,也向所有的救援人員表達了感謝。

William立即被送往Royal Children』s醫院進行觀察。該醫院的急診登記員Dani Bersin說,Callaghan奇蹟般地「安然無恙」,他的腳和麪部輕微擦傷,但沒有體溫過低。「我們聽說山上的氣溫幾乎爲攝氏零度,在寒冷中度過兩個晚上,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他說。

William獲救的消息傳遍了澳大利亞,社交媒體上傳來了一片歡呼聲,許多人留言稱:「這令人厭惡的2020年,總算傳來令人高興的消息。」

也有人表示,「失望山」沒有讓人失望,應該把這座山名改爲Mount William Callaghan。

更多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