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海歸小粉紅慘變訪民:別相信政府的宣傳

近年來,中國當局加強向世界傳播「中國故事」進行滲透,大外宣和統戰力量在海外留學生中進行愛國宣傳,很多留學生不但願意傾聽,還堅定不移地維護黨的聲音。只有當不幸降臨到自己頭上時,才知道黨時刻都在欺騙她。

像王然这类在海外生活多年却仍然没认清中共的本质的大有人在。平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真正被坑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也是那个代价。(图片來源:王然自媒体)
像王然這類在海外生活多年卻仍然沒認清中共的本質的大有人在。平時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真正被坑的時候才知道原來他們也是那個代價。(圖片來源:王然自媒體)

近日,一位漂亮留美女碩士歸國後的經歷被熱傳,主要是留美碩士本是一個「愛國」小粉紅,爲照顧重病的父親而放棄得到美國綠卡的機會返回中國,結果在遭遇一連串的不公平對待後,自己淪爲訪民,她將這些經歷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並警告留學生千萬不要聽信中國政府的宣傳回國。消息迅速在海內外中文圈刷屏。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這位女碩士是一名「90後」,名叫王然,家鄉在內蒙古。儘管年紀不大,卻有着漂亮的履歷。她本科畢業於美國肯塔基大學金融系,隨後又在伊利諾理工大學攻讀碩士,畢業後在北美信託就職。這樣一位嚮往「歲月靜好」的年輕人22日撰文稱,她放棄可以得到美國綠卡的機會回到中國,換來的卻是被這片土地狠狠地踐踏,幾乎家破人亡。

王然在社交媒體上曝光了這段經歷。王然的父親王永明在內蒙古包頭市經營民間放貸業務,遭到當地公安敲詐勒索,王永明拒絕了公安的無理要求。當地公安於是煽動、誘導想要逃避債務的借款人,誣告陷害王永明,指他涉及黑社會組織犯罪,公安隨後將王永明拘捕。

海歸小粉紅慘變訪民:別相信政府的宣傳
王然的父親王永明經營民間放貸業務,遭到當地公安敲詐勒索,並拒絕了公安的無理要求。當地公安於是誣告陷害王永明,指他涉及黑社會組織犯罪,公安隨後將王永明拘捕。(圖片來源:王然自媒體)

王然的母親也在之後被捕,王然只能放棄美國的工作和生活回到中國爲父母的案子奔走。王然說,敲詐勒索父親的公安名叫王剛,家裏向有關當局舉報此人半年也沒有音訊。而王父現仍被羈押在醫院,生命垂危。

王然把經歷寫成文章放在社交平臺,但僅貼出4個多小時就被刪除。王然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承認自己回國之前就是個「小粉紅」,每當在海外看到關於中國沒有法制和人權的新聞都不相信,甚至認爲臺灣和香港學生批評中國是因爲「被矇蔽了」,直到自己親身經歷司法迫害,走到了家破人亡的邊緣,才明白原來被矇蔽的是自己。

王然告訴媒體稱:「我以前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有多幼稚,就是現在這個世界傷我有多重。我真的是想不到我會跟公檢法三家對抗去救我爸媽。如果再有同學問我回來以後感受怎麼樣,我可能會告訴他們,千千萬萬不要回來,跟你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據報導,王永明的代理律師徐昕指出,王永明的民間借貸行爲,被包頭警方以黑社會案件辦,並僞造證據構陷王永明放高利貸致人死亡。徐昕認爲,無論王永明是否犯罪,以及犯下何種罪行,都應該由法院獨立認定;他目前生命垂危,基於司法人道的最基本要求,應該獲得救治。

上述消息經媒體報導後引發網絡熱議。有人說,「像王然這類在海外生活多年卻仍然沒認清中共的本質的大有人在。平時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真正被坑的時候才知道原來他們也是那個『代價』」;還有人說,「滿心期待回到黨媽懷抱,迎接你的是個不能承受之重的『擁抱』」。

近年來,中國當局加強向世界傳播「中國故事」進行滲透,大外宣和統戰力量在海外留學生中進行愛國宣傳,很多留學生不但願意傾聽,還堅定不移地維護黨的聲音。只有當不幸降臨到自己頭上時,才知道黨時刻都在欺騙她。

王然的經歷不禁令網民聯想起中國第一「自幹五」(自帶乾糧的五毛)、中共撫順市作家協會副主席花千芳的爲母「維權」的經歷。

2014年10月,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兩位自稱「自幹五」的網絡作家周小平與花千芳應邀參加了座談,會議上習近平點名要求這兩位「創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

結果去年12月,花千芳在微博發文稱,其母繳納了22年的養老保險之後,政府突然宣佈養老金取消,養老保險證書要收回。而原先繳納的養老金,則被當作存款,只發放利息。這位有「御用五毛」之稱的網絡寫手忍不住抱怨:「撫順經濟這是衰到啥程度了啊!」

該條微博發出後不久就被刪除。而花千芳的經歷卻並未得到一衆網民的同情。有網民略帶嘲諷的評論稱,現在才知道花千芳是有母親,一直以爲黨纔是花主席的母親。還有人鼓勵他將養老金捐給黨國「爲國分憂」、「替母維權不是一個『正能量』寫手該做的事情」。

更多社會

2020年5月30日晚,抢劫者从西雅图的一家被砸碎门面的商店中走出来。 (图:Karen Ducey / Getty Images)
社會

大洋兩邊的「流氓無產者」

美國是一個法治社會,個別警察出現的過度執法,在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的框架下,都可以得到解決。現在肇事的警察已經被拘禁和指控。而另外3名在場的警察也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