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夏言聊天室:再論「歧視」

本週,針對澳洲華人的「歧視」問題依然是人們討論的中心。其實在英文中,有兩個方式來表達「歧視」,一個是「Racism」,一個是「Discrimination」。那到底這兩個名詞有什麼區別呢?澳洲社會又真的存在所謂的歧視現象麼?

英文在歧视领域有两个名词“Racism”和“Discrimination”,尽管Racism包含了Discrimination,但对具体案例,两者之间还是有明显差异的。(图片来源:看中国)
英文在歧視領域有兩個名詞「Racism」和「Discrimination」,儘管Racism包含了Discrimination,但對具體案例,兩者之間還是有明顯差異的。(圖片來源:看中國)

上週,我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條英文短信的截圖,微信顯示作者是前新州上議員何沈慧霞女士。她呼籲人們提供「華人遭受種族歧視」的證據(Reports about racism against Chinese/Asians in Australia),她要收集相關證據去向澳洲總理告狀。生活在澳大利亞的華人不下百萬,在一個50人的羣組裏徵集幾個獨立的「歧視」證據,是否足以讓澳洲政府制定「打擊種族歧視」的新政策?微信平臺向來魚目混珠,難辨真僞,我很難相信這是久經沙場的新州政客所爲。

微信截圖
前新州上議員何沈慧霞女士呼籲人們提供「華人遭受種族歧視」的證據(Reports about racism against Chinese/Asians in Australia),她要收集相關證據去向澳洲總理告狀。(圖片來源:微信截圖)

英文在歧視領域有兩個名詞「Racism」和「Discrimination」,儘管Racism包含了Discrimination,但對具體案例,兩者之間還是有明顯差異的。而一些政治投機者卻有意混淆關係,將Discrimination無限上升到Racism的層面。「Racism」是針對天生族裔特徵的「種族歧視」,而「Discrimination」是當一個人或一羣人由於其背景或某些個人特徵或行爲而受到不公平待遇或攻擊,也被稱爲歧視,這就是所謂的「直接歧視」 (direct discrimination)。

由於 「白澳主義」時期的種族歧視曾讓中國人深惡痛絕,中國政府在之後的宣傳中一直以「祖國落後要捱打」作註解。那如今中國已經非常強大了,中國產品遍及世界每一個角落,而中國人更是無處不在,爲甚麼還要堅持尋找證據來證明,在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裏存在「種族歧視」呢?

本編對那種官方註解一向不以爲然,當年發生在印尼的排華慘劇(赤裸裸的種族歧視)震驚世界,其根源與祖國是否強大完全沒有關係,而是中國共產黨試圖顛覆印尼政權的計劃流產,結果殃及到了百萬華人。

所謂「歧視」,在中國境內廣泛存在,都是基於政治傾向、宗教信仰、民族文化,甚至貧富差距等。此類歧視行爲在中國幾乎獲得了政府或法律的保護,這樣的歧視就是「Discrimination」,中國也存在針對藏人、疆人等少數民族的種族歧視,那就是「Racism」。

所以我在多次評論中表示,當下的澳大利亞是一個健全的多元文化社會,不存在所謂的「Racism」(種族歧視),但或多或少地存在著「Discrimination」(歧視)。因爲制度再健全也無法避免犯錯,所幸的是,澳洲是個依法治國的社會,遭受歧視的人或羣體可以通過法律獲得伸張正義。

翻開近二十年的媒體報導,可以輕而易舉地發現,針對華人羣體的「Discrimination」(歧視)時有發生,幾乎都離不開三個關鍵因素,中領館的指令、華人政客的運作以及澳洲地方政府的默許。其中最爲典型的就是對澳洲法輪功團體的歧視。

據悉,澳洲法輪功成員有數千人,作爲一個龐大的民間修煉團體,法輪功在遭到中共當局的鎮壓與歧視後,這樣的歧視也蔓延到了澳大利亞。

以下的例子來自於澳洲主流媒體的報導:

2003年,以蘇震西爲市長的墨爾本市政府拒絕法輪功羣體參加墨爾本蒙巴節遊行,結果上訴法庭,維州民事及行政法庭就此做出判決,認爲這是一種不可原諒的「歧視行爲」,要求墨爾本市政廳在14天內通過當地三家中文報紙向維州法輪大法協會公開道歉。

2005年,以悉尼僑領方勁武爲首的「中國新年小組委員會」,連續六次拒絕了法輪功團體參加中國新年遊行的請求。結果在社會輿論「反歧視」的呼籲下,悉尼市長無奈地收回了新年遊行的審覈權,歸還了法輪功團體參加活動的資格。

這一類的事件之後也發生在悉尼華人政客王國忠的主導下的Burwood市和盤踞着紅色華裔議員的好事圍市等多個市鎮,這樣的歧視行爲曾直接影響到了數千人,而所有的歧視理由都是中國政府認定的「政治因素」。我不去評論被歧視的團體與組織是否具有 「政治傾向」,但我很希望那些聲稱爲華人「謀福利」華人政客們能明確地告訴華人社會,澳洲法律是否允許以「政治原因」對羣體作公開歧視?

澳洲政壇並不完美,爲了經濟與私利而向極權屈服的政客大有人在,歷史的污點是無法被抹去的。我發現,凡是牽涉到中共影響力,在所有挺身爲遭遇歧視的羣體鳴不平的政客或正義人士中,往往鮮有華人政客的面孔,難道在華人政客的眼裏,「歧視」的合法性由中領館說了算?所以我說,「歧視」若能在澳洲形成氣候,無不折射出政府的影子以及華人政客的虛僞嘴臉。

很多正義的學者批評那種高調反歧視的宣傳帶有強烈的政治目的,因爲在黨國政府的嘴裏,永遠在用虛無的「Racism」,而不敢使用「Discrimination」,鼓吹「Racism」可以輕易地將華人與中共綁在一起,但「Discrimination」卻暴露了中共當局的罪行。所以當社會濫用「Racism」一詞時,不得不聯想那是來自中共的旨意。

本人無意冒犯何沈慧霞女士,只因看到了徵集「歧視」資料的請求,我突然想到了那些真正遭受歧視傷害的澳洲弱勢羣體,如果何女士有興趣,我願意替你徵集完整的「歧視」證據,請你面見總理時交給他,讓他引以爲戒,不要被社會的某些錯誤輿論所誤導,澳洲社會要防止「Racism」,但更要打擊「Discrimination」。

作爲華人,我非常期待與歡迎有思想有抱負的華人在澳洲從政,替華人羣體發聲,但作爲華人政客或領袖,既要有登高一呼的勇氣,也要有問心無愧的底氣。

更多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