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說說美國「動亂」與Antifa

美國黑人佛洛伊德之死引爆的全國動亂被外界稱之爲52年來最大的動亂。近日,美國總統川普表示,美國政府將宣佈主導多場暴亂的極左份子「Antifa」爲恐怖組織。那爲什麼川普把矛頭指向了Antifa了?究竟什麼是Antifa呢?

美国黑人佛洛伊德之死引爆的全国动乱被外界称之为52年来最大的动乱。(图片来源:Samuel Corum/Getty Images)
美國黑人佛洛伊德之死引爆的全國動亂被外界稱之爲52年來最大的動亂。(圖片來源:Samuel Corum/Getty Images)

美國黑人佛洛伊德之死引爆的全國動亂被外界稱之爲52年來最大的動亂。這些動亂始於一段關於一名叫做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yod)遇害的視頻擴散,視頻顯示,5月25日,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在拘捕弗洛伊德期間,一名警察用膝蓋跪壓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致其窒息而死亡。

儘管四名涉事警察已遭革職,明尼蘇達當地司法機關也對其中一名警察Derek Chauvin提起 「三級謀殺」公訴,卻無法平息民衆的憤怒,民衆的動亂席捲全國,到處呈現出打砸搶燒亂象,許多商店被搶劫一空,紐約及首都華盛頓均無法倖免。

面對動亂,美國警方不但一直保持容忍的態度,其中佛羅里達州、紐約、密蘇里州等地的警察更以「單膝跪地」表達對抗議者的支持及呼籲停止暴力破壞。

不鎮壓的原因在於,示威者中出現了兩波人,一波是感覺社會不公平的底層民衆,尤其疫情對他們的生活帶來了衝擊,另一波是混在示威隊伍中的挑動者Antifa。

借用明尼蘇達州州長的一句話來說:「這些人在做的事情已經與George Flyod之死毫無關係。」

誰都能看得出,動亂席捲全國,並不是爲了一個黑人,而是政治勢力的博弈,誰輸誰贏還很難說。對於川普政府來說,底層的少砸搶燒不算什麼,讓暴亂背後的黑勢力露出真面目纔是關鍵,那涉及到國家安全。

美國總統川普6月1日表示,美國政府將宣佈主導多場暴亂的極左份子「Antifa」爲恐怖組織。

爲了控制局面,包括首都華盛頓在內,已有四十多個城市宣佈宵禁,《紐約時報》形容,宵禁規模是五十二年來首見。

中國官媒對此次暴亂作了大量報導稱,「美國長期存在的社會不公和種族歧視導致抗議爆發和蔓延,弗洛伊德之死不過是個導火索。」

有媒體發現,整個暴亂似乎得到了美國民主黨以及境外政治勢力的支持,意圖搞亂美國,令川普政府面臨挫敗。

那爲什麼川普把矛頭指向了Antifa了?先要了解一下什麼是Antifa。

Antifa組織的起源

Antifa是「反法西斯主義」(anti-fascist)的英文縮寫。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一些歐洲國家的社會底層受到共產主義思想的啓發,爲了反抗獨裁的法西斯主義而自發形成的民間「憤青」團體。

最早也是最有影響力的Antifa組織出現在意大利,意大利底層勞工爲了反抗奉行法西斯主義的墨索里尼政權,建立起一個祕密的「反法西斯主義(Antifa)」組織。該組織以反對獨裁統治和種族主義爲名,進行鍼對政府的暴力破壞活動,大肆宣揚無政府主義。該團體的作爲很快獲得共產主義者的青睞,不但向它伸出援手,還將Antifa的影響力延伸到了歐洲其他國家。

在Antifa起源的年代裏,Antifa一直被看作是一個進步的反政府力量,深受社會底層激進分子的支持,就像當年誕生在蘇聯的共產主義運動一樣。

歷史學者馬克•佈雷( Mark Bray)在2017年出版了一本書《Antifa:反法西斯手冊》。作者認爲,1932年,Antifa由德國共產黨(KPD)建立,並以共產主義陣線(Communist front)的原則爲基礎,Antifa「是泛左派政治,是反法西斯主義者,是社會主義者,他們是無政府主義者,他們是共產主義者,以及其他類型的左派分子。」

確實就是這樣,許多國家的Antifa組織者就是共產黨員,比如加拿大、西班牙、意大利等,他們奉行共產主義,在一些Antifa的活動中,可以經常看到有著共產黨標誌的紅色旗幟。但也有一些歐洲國家Antifa組織是反布爾什維克的,他們把布爾什維克也看作是法西斯主義者。長期以來,Antifa組織一直被政府密切關注,卻沒有對它定性,也沒有刻意去打擊。

Antifa組織不歸屬於共產主義

儘管直到今天,Antifa組織與共產主義陣營有著非常緊密的關係,他們的思想理論與共產主義具有很多相同之處,比如崇尚無神論,缺乏道德底線,善於打砸搶,常常以極端的口號與捏造的謊言來煽動社會底層羣衆出來鬧事。但Antifa組織並不歸屬於共產主義者,那是因爲,在組織結構與行動綱領上,Antifa組織與共產主義陣營有著很大的區別。

Antifa一直被認爲是一個極左派「無政府主義」羣體,那是它獨特的吸引力。Antifa組織從誕生起,似乎從來沒有共產主義者那種野心勃勃的政治目的,他們反對統治者們的所有管轄權利,自然就不會像共產陣營那般貪婪政治權利。他們在形式上是一個非常鬆散的羣體,幾乎沒有領袖、沒有指揮部,他們只是因爲志同道合才聚在一起,參與一些沙龍式交往,互相傳播與推動左翼思想,反對社會上的種族歧視,反對右翼言論,宣揚無政府主義等。

但Antifa的惡名昭彰主要表現在示威期間破壞財物,Antifa成員的象徵就是身穿黑衣、戴著面具,然後在示威活動中向商店投擲汽油彈,砸爛櫥窗,集體哄搶,但Antifa成員拒絕殺人。他們認爲不殺人,只是破壞財物不等於訴諸暴力,破壞是爲了讓民衆及國家政府更多地關注社會底層的訴求。

所以,在很多左翼組織舉行的抗議活動中,Antifa都會積極參加,與其它參與者相比,Antifa的成員基本屬於不守規矩的羣體,他們思維簡單而又極端,往往爲了發泄不滿而隨心所欲,雖然他們很容易被共產主義者利用或煽動,但不願意接受共產政權的控制。簡單地說,只要點火恰到好處,Antifa羣體就可能成爲一些左派勢力或共產勢力的衝鋒陷陣的打手。

如果說共產主義者是有組織有記錄的老流氓,那Antifa就是無組織無紀律的小流氓。

各國政府一直容忍Antifa

所以嚴格地說,Antifa不是一個組織,而是一個帶著極端思想的稱號。參與者非常自由也頗爲隱蔽,來去無蹤。他們總是抗議活動的參加者,而不是組織者,所以任何破壞性的事件發生後,警方只能以獨立事件處理,抓捕肇事人員,無法針對這個組織作指控,因爲沒有所謂的組織領導人對此負責。從戰爭年代到和平時期,無論獨裁的法西斯政權,還是民主政府,都無法從法律上將Antifa定性爲恐怖組織。用現代的語言來描述,Antifa就是一個無組織無紀律的搗蛋鬼。 

Antifa
Antifa不是一個組織,而是一個帶著極端思想的稱號。(圖片來源: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在西方社會裏,人權高於一切,即使發生破壞財物、焚燒商店,只要不危害到生命,警方不會作大範圍的鎮壓。有時會選擇暴力驅散,但更多的是監控或勸導。民主國家允許社會底層進行某種發泄,當然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爲負責,一旦證據確鑿,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這與共產國家就大不一樣,中國的概念是「用生命保護國家財產」,「意識形態高於百姓生命。」8964是一場和平示威,結果招徠震驚世界的大屠殺,所以Antifa一直得到共產黨的支持,但他在共產國家裏沒有生存的空間。

如果要想像Antifa到底是怎樣的組織結構,大概就像海外那些特定的微信羣。比如某個被紅色思維控制的社團建立了一批微信朋友圈,而社團的成員也各自建立大量微信羣,依照500人一個羣計算,把幾萬人連在一起是輕而易舉的事。平時只是發點吃喝玩樂或吹捧黨國的信息,一旦中領館希望有人走上街頭髮聲時,指令很快在羣裏散佈開來,西方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大批的華人可能就高喊著「反對歧視華人」的口號涌上街頭了,至於是不是有人出錢或參加者是否爲錢而來,就很難調查了,據說大多數的人或許只是爲了一個共同的想法偶爾出來折騰一下。

同樣,龐大的Antifa人羣隱於城市中,通過自媒體形成了了無數個社交羣體。他們來自社會的各個領域,平時只是獨立的社會一員,不會輕易承認自己是Antifa成員,但一旦被某個特別事件點了火,就會穿上黑衣,戴上面具,一哄而起,成爲了城市街頭抗議隊伍中的活躍分子或無所畏懼的戰士。許多抗議活動往往由於Antifa的加入而演變成了暴力場面。

美國的Antifa組織走向更極端

究竟Antifa組織什麼時候出現在美國已經很難推斷,因爲美國並不具有「法西斯主義」的目標,美國的Antifa組織在理論上只是宣揚平權,反對種族歧視,但也經常通過一些活動,上街刷存在感。

由於近幾十年的美國政府一直被左派勢力左右,美國的Antifa組織顯得比較安靜與理性。直到2016年,當代表著共和黨內極右勢力的川普獲勝成爲美國總統之後,極左的Antifa組織顯得異常活躍,許多反川普的年輕人也紛紛加入到了Antifa組織,使其規模空前高漲。在全國各地備受矚目的右翼活動中,都可見到Antifa成員的身影。

Antifa
在全國各地備受矚目的右翼活動中,都可見到Antifa成員的身影。(圖片來源:AMY OSBORNE/AFP via Getty Images)

讓人印象深刻的是Antifa成員出現在2017年1月的川普就職典禮上,抗議者舉著「令種族主義者再次恐懼」(Make Racists Afraid Again)等標語,高喊口號,進行反川普的示威抗議。他們戴着面具或頭巾舉行遊行,在遊行途中一路搞破壞,打砸汽車、商店以及美國銀行等。在警方的暴力驅逐中,至少217名抗議者被逮捕。

抗議者
抗議者舉著「令種族主義者再次恐懼」(Make Racists Afraid Again)等標語。(圖片來源:Mario Tama/Getty Images)

而Antifa最成功的一次表現是有關拆除李將軍(Robert Edward Lee)雕像的衝突。

被美國人敬稱爲李將軍的Robert Edward Lee是美國南北戰爭期間聯盟國(南軍)最出色的將軍,曾以總司令的身分指揮聯盟國軍隊,儘管他以戰敗告終,但他的戎馬生涯爲美利堅合衆國贏得了一代名將之譽。他也是一位教育家,晚年成爲華盛頓與李大學(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的校長。直到今日,李將軍依然維持著聯盟國代表象徵及重要教育家的形象。

爲了紀念這位美國曆史上的偉大人物,美國多地豎立起李將軍的騎馬造型的塑像。但由於李將軍被懷疑曾是一個奴隸主,家族曾擁有幾十名黑人奴隸的不光彩歷史,美國的非裔後人對他非常反感,在民衆與輿論的反歧視清算下,多処的李將軍塑像被地方政府拆除。

2017年,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政府也在輿論的壓力下決定拆除立於於當地公園內的李將軍塑像,結果遭到當地美國白人的抗議。

2017年8月12日,多個白人團體在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舉行抗議遊行,要求撤銷拆除李將軍雕像的決定。支持拆除決定的Antifa團體在當日也舉行了遊行作反制,結果兩波人羣相遇發生衝突。一位20歲的白人男子在憤怒中駕車衝向前來衝擊抗議活動的人羣,造成多人受傷,一名女子死亡。

在該衝突事件的前後,美國的媒體幾乎一面倒地幫著反「種族歧視」的Antifa團體,把維護李將軍塑像的人稱爲一小撮「白人至上」團體及「新納粹」黨。

對此,上任不久的川普發文表示,看到我們偉大國家的歷史與文化,因移除我們美麗的雕像與紀念碑而撕裂,令人難過。

川普寫道:「你們無法改變歷史,但可以從中學習。李將軍、「石牆」傑克森(Stonewall Jackson)之後,誰是下一個?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傑佛森(Thomas Jefferson)?」

之後,「NPR/PBS/NewsHour/Marist」公佈了一份民意調查報告發現,僅27%受訪者表示應移除,絕大多數人認爲應該保留這座象徵南方邦聯的紀念碑。

沒有媒體對此現象作解釋,但至少可以讓人理解爲啥川普上臺後一直在與媒體作「鬥爭」。

李將軍(Robert E. Lee)雕像
引起爭議的李將軍(Robert E. Lee)雕像。(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如今在造成大量死亡的疫情肆虐下,再一次以「種族歧視」爲由發生的全國大暴亂可以說瘋狂至極了,在Antifa的積極參與中,抗議的第一天就把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燒了,怒火快速蔓延到22州的140多座城市。參與者不僅是黑人,還有大批的白人,甚至華人。據網絡消息稱,前總統奧巴馬的女兒,現任紐約市市長的女兒都參與到了抗議隊伍中。

網絡上流傳的Antifa宣傳口號盡是號召人們「毀了城市」,「毀了美國」……

網絡上流傳的Antifa宣傳口號
網絡上流傳的Antifa宣傳口號盡是號召人們「毀了城市」,「毀了美國」……(圖片來源:推特截圖)

儘管猖狂的暴動並不會傷及美國的經濟動脈或影響到國策,但Antifa組織的表現已經超越了社會容忍度,有評論懷疑,有政治勢力正在借用Antifa組織的名義達到其政治目的,尤其是紅色勢力的介入。這大概就是川普決定把Antifa定性爲恐怖組織的原因吧,無非就是堵截住國家安全上的漏洞。

媒體在羣體事件中充當奇特角色

美國是一個開放型的多元大國,伴隨著大量難民的涌入以及非裔羣體的不斷壯大,美國的多元文化充滿了活力,但族羣之間的衝突也一直是一個必須面對的現實,或許是黑人本身的自卑感以及黑人的歷史以及黑人的文化習慣總是美國政府的軟肋,任何獨立的不公正事件,只要發生在黑人身上時,社會就會將它與種族歧視扯上關係,媒體輿論就會排山倒海地推波助瀾、火上澆油,結果可能就會演變成極具破壞性的慘痛悲劇。

其實,自從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牧師發出「我有一個夢想!」之後,美國的平權運動獲得了極大的提升,反歧視反壓迫運動越來越少,也不會太過強烈。但美國的媒體似乎並不希望平靜,用媒體人的話來說,缺少了驚天動地的羣起事件,媒體就被人遺忘了。

最令人難忘的是1992年的洛杉磯內亂可以說是媒體們的傑作,事發原因是四位白人警察在追捕一名酒駕黑人司機過程中,由於力大無比的黑人極力反抗拒捕,結果遭警察用警棍毆打幾十棍才制服,肇事者被送進了醫院。

整個事件碰巧被一名居民從樓上拍下了視頻,視頻寄到一家電視臺,離奇的是,該電視臺擅自作了剪輯後發往各家主流媒體,而主流媒體明知該視頻是經過刪減的,但依然決定播出。

洛杉磯內亂
最令人難忘的是1992年的洛杉磯內亂可以說是媒體們的傑作. (圖片來源:MIKE NELSON/AFP via Getty Images)

結果整個事件看不到黑人的拒捕與反抗,而變成了警察「歧視黑人」、「濫用武力」,視頻挑起了社會對執法機構的強烈不滿。1992年4月29日,陪審團根據還原的事件經過判定四名員警無罪,否認警察過度使用武力逮捕嫌疑人,可該結果在媒體的所謂質疑與圍剿下,被百姓認定爲政府偏袒「惡警」,以致引起了大面積暴動,打砸搶場面癱瘓了整個洛杉磯城,瘋狂的暴動至少造成53人死亡,數千人受傷。

洛杉磯內亂
打砸搶場面癱瘓了整個洛杉磯城,瘋狂的暴動至少造成53人死亡,數千人受傷。(圖片來源:HAL GARB/AFP via Getty Images)

當然,整個暴動事件也處處展現出了Antifa的強大戰鬥力。

「反對種族歧視」的口號是一種戰無不勝的「政治正確」,社團、政客以及媒體都非常樂意拿來充當門面,不但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也可以在忽悠羣衆的過程中發揮不可取代的威力。至於事實如何,似乎並不重要。有人說絕大多數的主流媒體具有正義感。其實,所謂的「正義感」常常跪倒在「金錢與利益」的腳下。

這次全國動亂同樣沒有例外,美國大多數的媒體一向是左派色調,對社會主義頗有好感,也常常浮現中共的影子,在整個暴亂中,媒體以反歧視的名義抨擊川普政府是顯而易見的,可以說真正發揮了火上加油的作用。

文章轉自哨子傳媒

更多社會

宾馆外的美景 摄影Ashley
社會

終於走上了回家的路

我按計劃預定了6月18日離開紐約的機票,飛機在日本轉機再抵達悉尼,結果在啓程的前一天,接到航空公司的通知,拒絕我成行,原因是日本政府不允許非日本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