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第一批武漢撤離者自達爾文開心返家 仍困武漢者備受煎熬

在達爾文霍華德泉(Howard Springs)住了兩週的武漢撤離者們幾經周折終於返家感到身心舒暢,慶幸自己選擇了撤離。然而仍被困在武漢的澳洲公民此刻處境艱難,備受煎熬。

截止发稿,仍有100多名澳洲公民被困在武汉,物资极度匮乏,备受煎熬。图为武汉这个繁华的中部枢纽城市在封城后,大街上除消毒人员外人迹罕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截止發稿,仍有100多名澳洲公民被困在武漢,物資極度匱乏,備受煎熬。圖爲武漢這個繁華的中部樞紐城市在封城後,大街上除消毒人員外人跡罕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週日(2月23日),第一批被送到達爾文的武漢撤離者終於結束了14天的隔離期,266人中無一例出現武漢肺炎(Covid-19)感染症狀。即將返家前,人們表示感到激動、開心,慶幸自己做出了撤離的決定。與此同時,仍有100多名澳洲公民被困在武漢,物資極度匱乏,備受煎熬。

在達爾文霍華德泉(Howard Springs)住了兩週的武漢撤離者們對隔離期間的生活並無怨言,也對隔離中心工作人員的服務表示衷心感謝,但是幾經周折終於返家還是讓他們身心舒暢。

一名年輕男子對9 News說,「現在終於能回家了,我很興奮很激動,也鬆了一口氣,這真是一次獨特的經歷。」

一名年輕女孩爲終於能「睡在自己臥室的牀上」而感到興奮,她是和家人一起來的。

甚至有的撤離者說,在這裏就像度了一個假,很慶幸自己當初做出了撤離的決定。

同時,在武漢,澳大利亞公民莫克(Ke MO)正在發愁,幾天後自己的食物即將耗盡了。

莫克是目前仍然滯留武漢的100多名澳大利亞公民之一。他於1月21日抵達武漢。原計劃在當地呆上一週,到湖北鄉下拍攝民間過年的照片。

而1月23日凌晨的一通電話卻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

「凌晨三點鐘的時候,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說武漢封城了。」

「當時很驚訝,封城的消息太突然了。當時的火車票、機票全都沒有了,完全走不了了。」

莫克當時認爲封城只是暫短的,並沒有感到恐慌。然而疫情發展之快讓他措手不及。雖然他是澳大利亞公民,但是澳大利亞外交部撤僑的原則上讓急需的人先離開。

莫克表示理解政府的做法,讓弱勢羣體先撤走。「兩批撤僑名單裏都沒有我。他們給我的回覆是老人、孩子和婦女優先。」

他說一週前的通知說每家每3天只有一個人可以外出,但是從15號開始,所有的出行證全部作廢,這意味着基本上不讓外出了。他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生活物資的匱乏。

「我之前買的肉已經吃完了。現在只剩下蛋和蔬菜,還有一點水果。如果再過四、五天的話,可能就彈盡糧絕了。」莫克在接受ABC中文采訪時說他們都是通過網上團購物品,由社區分發。

莫克說他所住酒店的社區有4人被確診了。最近的一例離他只有50米。

「2003年北京發生非典時我就曾在那裏。所以我不是特別害怕。但是我知道要做好必要的防護。」莫克說,「但是現在口罩、消毒酒精都沒有了,根本買不到。」

莫克另一個最大的問題是所帶的衣服不夠。原計劃來這裏一週,沒想到已被困了一個月。他也沒有帶很多錢出來,目前生活只靠向同事和朋友借錢,以求暫度難關。

更多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