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中國不能讓我們屈服:總理有澳大利亞人民的支持

聯邦政府該如何面對大麥和牛肉產業數十億美元貿易的壓力呢?澳洲一位重要政策參與者說:「沒有跡象表明我們內部有任何動搖。這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策略,而且將是漫長的博弈。中國想給我們一個教訓,但最終這將是一場鬥爭。」

北京的举动只是使澳大利亚人民及其政治领导层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北京的舉動只是使澳大利亞人民及其政治領導層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一起。 (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幾周前,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發出了威脅,如今中國的貿易官員似乎正在從大麥和牛肉開始,將這些威脅變爲現實。聯邦政府該如何面對大麥和牛肉產業數十億美元貿易的壓力呢?

「這將關乎於我們要留給子孫後代以及未來政府一個什麼樣國家的問題。」一位內閣大臣說, 「我們的政策不是用於出售的。」

這是什麼政策?就是澳大利亞關於對冠狀病毒的起源及其反應進行獨立國際審查的提議。當外交部長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宣佈該提議時,澳大利亞只是一個提議者,但現在,幾乎所有西方世界都支持澳大利亞的提議 ,並強烈反對北京當局的舉動。

澳洲一位重要政策參與者說:「沒有跡象表明我們內部有任何動搖。這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策略,而且將是漫長的博弈。中國想給我們一個教訓,但最終這將是一場鬥爭。」

「一旦我們的提議被他們破壞成功了 ,那未來的政府就不再有能力去反對他們。(結果將是),不久之後,我們將給予他們鐵礦石貿易優惠,而孔子學院會遍佈每個角落。」這位政策參與者說。

在政府內部,澳洲總理莫里森的一貫態度是:「我們將堅持自己的立場,堅持我們的價值觀,堅持我們的原則。我們不會反應過度,不會猛烈抨擊,不會情緒激動。」

新西蘭漢學家安妮•瑪麗•布雷迪(Anne-Marie Brady)表示,這正是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家的正確做法。布雷迪說:「我稱它爲'一個人吵架'。也就是,讓別人去吵,而你不要回應。」

布雷迪表示,面對中國的大肆抨擊,政府需要保持鎮定。中國實際上並不是對澳大利亞感到憤怒,只是爲了產生一些效應,「它正在表現出憤怒。」除了保持鎮靜之外,以任何方式作出反應只會讓北京實現其尋求的效果。

因此,莫里森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澳大利亞政府的所作所爲完全不算什麼。我們立足於自己的價值觀,這始終很重要。「他說: 「這是永遠不可交易的。」

而抱怨政府立場的聲音又是怎樣的呢?一些商業領袖和州政府要求澳大利亞通過外交解決問題,運用一些「實用主義」來保護貿易關係。例如,資深首席執行官馬克•艾里森(Mark Allison)在本週使用類似「實用主義」的措辭,他是在呼籲放棄原則。

一位高級內閣部長說,當這位澳大利亞首席執行官試圖告訴他,面對北京的威脅,聯邦政府需要退縮時,「我告訴他們回辦公室,並讓他們的網絡安全專家檢查他們的計算機和看看中國正在對他們做什麼。」

依照本週的統計數據,去年對中國的大麥出口價值9.16億澳元,對中國的牛肉出口價值26澳億元。

如果北京繼續下去,同時也削減其他澳大利亞出口產品,澳洲該怎麼辦?

中國大使對澳大利亞的威脅特別列出了四個部門:牛肉,葡萄酒,旅遊業和高等教育。莫里森政府爲此做好了準備,貿易部長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已經向尋求幫助的公司和行業表示:「對出口證明和標籤進行三重檢查,以免給中國逮到任何藉口。」

在公開場合,政府小心翼翼地應對中國的「藉口」,「對澳大利亞的貿易投訴純粹基於貿易技術」。但是每個政府成員都非常清楚這與貿易無關,這是中國共產黨試圖通過施壓,讓澳大利亞屈服。

一位顧問表示,莫里森也看到中國對澳洲做了許多非公開的事情, 「經濟壓迫纔是最首要的。」這位顧問說。

澳大利亞前國家安全顧問鄧肯•劉易斯(Duncan Lewis)去年曾說過,中國正試圖暗中「接管」澳大利亞的政治體系。在2017年,當澳洲前總理譚寶提出禁止外國干涉澳大利亞的法律時,他也曾說:「 在我們國家,我們不會容忍暗地裏的脅迫或腐敗行爲」。

那是另一種挑戰,我們尚未看到這些法律的實際執行情況,但知情人士說,澳大利亞正在根據這些法律進行逮捕和驅逐出境。

莫里森能夠從其他三個重要方面汲取力量。一是工黨反對派,反對黨領袖安Albanese和他的領導小組支持政府的立場。在過去幾天中,一些不誠實的媒體試圖將Albanese描繪成在某種程度上「對中國軟弱」。爲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還有意做一些奇怪的誤導。

週四(14日),Albanese在與澳洲廣播公司(ABC)的Leigh Sales對話時表達了自己的立場,他說:「澳大利亞說得很對,就像在這個國家有一個無法解釋的死亡事件一樣,我們要求進行冠狀病毒的調查。已有30萬人死亡,我們需要知道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這不是學術活動,而是爲了確保它不再發生。 」

這正是政府的立場。澳大利亞農業部長戴維(David Littleproud)說:「每個人似乎都在同一頁上。就結構性政策而言,工黨與我們保持同步。他們的批評只是關於信息傳遞。」

只要反對派與政府站在一起,其它批評就無關緊要,中國共產黨就不能在兩黨之間發揮作用。進行調查的呼籲是國家立場,而不僅僅是政府立場。

支持莫里森的第二重要來源也是工黨的關鍵因素勞工階層。澳大利亞公衆表現出對獨立調查的支持,這種支持是壓倒性的多數。的確,在關注北京試圖努力控制澳大利亞方面,民衆已經領先於精英們數年了。

正如Lowy Institute的Michael Fullilove所解釋的那樣:「去年的Lowy民意調查顯示,人們對中國的信任度在一年中下降了20個百分點,從52%下降到32%。」

「中國正在加強他們的行爲,但澳大利亞的政策和澳大利亞公衆輿論也有了強力迴應。」他說。

本週Lowy的一項新民意測驗進一步證明了這一點。 68%的人表示,在應對疫情方面,他們「對中國政府的體制不太滿意」。 93%的人表示,澳大利亞處理得很好。

許多澳大利亞政客對中國感到恐懼、擔憂、不信任甚至感到憤怒。「政治階層正在100%地趕上社區的民意。」一位政府議員本週表示: 「就在去年,當政界批評中國還被認爲是不禮貌的。」爲什麼? 「這是一個精英共識,而精英共識是有力的。」

另一位政府議員表示,他最近幾周對中國的公開批評「是迄今爲止我所談論的任何事情中最大的公開回應。這在過去是無法完成的。」

實力的第三重要來源是澳大利亞並不孤獨。中國有句諺語:「殺雞儆猴」。這是北京長期以來的手段,他們挑選打擊一個國家,希望以此嚇退其他國家。

新西蘭漢學家布雷迪用這個比喻說:「今天,中國並沒有在扼殺一隻雞,而是在扼殺整個雞窩」。中國正在同時威脅所有國家,澳大利亞只是其中的十分之一。

布雷迪解釋道,原因很簡單:「(中共)正試圖將公衆對習近平的怒氣從他身上轉移開去,並傳播給外界,他們試圖甩鍋給國際,以保護中國政府。」

北京的舉動只是使澳大利亞人民及其政治領導層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一起。隨着時態的發展,它會發現它並沒有扼殺許多雞,但卻引來了越來越生氣的雞羣。

(2020年5月15日)

中文原文轉載自哨子傳媒

更多社會

宾馆外的美景 摄影Ashley
社會

終於走上了回家的路

我按計劃預定了6月18日離開紐約的機票,飛機在日本轉機再抵達悉尼,結果在啓程的前一天,接到航空公司的通知,拒絕我成行,原因是日本政府不允許非日本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