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兩會期間欠債母親攜兩子跳橋身亡

當地論壇的消息稱,類似的所謂網貸公司,在當地也不算什麼新鮮事。有的網貸公司,貸款1萬,但實際只給6千。此後就各種逼債,並且誘使受害人繼續陷入以貸還貸的深淵無法自拔。並且近年來,這種網貸導致的自殺慘劇頻繁發生。

四川省雅安市一名欠债的年轻母亲,疑被高利贷集团逼得走头无路,绝望下携同两名幼儿跳桥身亡。(图片来源:官方频道)
四川省雅安市一名欠債的年輕母親,疑被高利貸集團逼得走頭無路,絕望下攜同兩名幼兒跳橋身亡。(圖片來源:官方頻道)

四川省雅安市一名欠債的年輕母親,疑被高利貸集團逼得走頭無路,絕望下攜同兩名幼兒跳橋身亡。因適逢兩會期間,警方封鎖慘劇消息並禁止民間討論,當地媒體也配合政府粉飾太平,對此宗慘絕人寰的悲劇避而不談。

三尸慘劇發生在雅安市漢源縣,死者是一名姓李的28歲母親及其兩名年幼的孩子,坊間流傳她被高利貸集團逼債,週一(25日)帶同孩子走上不歸路,跳橋身亡。據當地論壇的消息顯示,現場慘烈的圖片和視頻幾乎震驚了整個縣城,但在警方以禁止傳謠、否則追責的威脅下,當地居民很少有人願意對媒體談及此事。

知情人楊女士告訴記者,現在除了聽說當事人欠了80萬元網貸之外,還有消息說她也有抑鬱症。事發當天上午,她帶着年僅1歲的女兒,去幼兒園接出僅4歲的兒子,然後沿着流沙河大橋向家的方向走去。據視頻和照片顯示,三人走到橋上之後,她先將毫不知情的大兒子扔下了橋,然後抱着年僅一歲的女兒跳橋,三人當即死亡。

而目前知道的是,死者是縣城附近富泉鎮的村民。其家庭的相關信息,目前已被官方管制,不爲外界所知。

楊女士說:聽說是她的老公欠了網貸80多萬,然後當天早上她好像又跟她的婆婆娘吵了架,然後她就帶着兩個娃兒跳了橋。先把他們大的娃兒丟下去了,然後她抱起她小的娃兒跳下去的。

據漢源縣網民表示,儘管此事震撼了很多當地人,但迄今爲止,媒體的報導都只是簡單引用當地公安局語焉不詳的簡單通報,也沒有記者前往調查。

四川一位媒體人程先生表示,因爲正值兩會期間,官方不允許有負面消息影響兩會的氣氛,他們都不敢去追蹤此事。

程先生說:不清楚,這個當時我們沒做。當時本來想跟一下,但是,因爲兩會噻,然後,就沒有去跟這個事情。你懂的噻。我估計沒有人去跟嘛這個事情。

漢源縣一位基層官員劉先生也推測,慘案可能涉高利貸公司逼債。但迄今爲止,外界並不知道具體是哪家網貸公司。

劉先生還證實,目前所謂的網貸公司,很多就是原來的民間高利貸,換了一個所謂正規公司的包裝,繼續幹着高利貸的勾當。

劉先生說:就是現在有很多貸款的這種軟件APP,就是說缺錢了,你可以在這個網上貸款,就不是那種銀行。其實有類似於高利貸的那種公司吧,以前就是從高利貸轉過來的。也不清楚她這個網貸機構是哪一個。

當地論壇的消息稱,類似的所謂網貸公司,在當地也不算什麼新鮮事。有的網貸公司,貸款1萬,但實際只給6千。此後就各種逼債,並且誘使受害人繼續陷入以貸還貸的深淵無法自拔。並且近年來,這種網貸導致的自殺慘劇頻繁發生。

而來自青島、並曾有網貸公司從業經歷的馬先生此前也告訴記者,所謂的網貸公司,背後都必須要有警方的保護傘,否則一天都存活不下去。雖然官方從2018年1月就開始爲期三年的所謂掃黑除惡運動,但很多所謂網貸但實爲高利貸的公司,卻並沒有被打擊。

記者致電漢源縣公安局,但該局警察稱她無法回答此事,需要直接問局辦公室,但該局辦公室則一直拒接電話。

近年來,因社會保障和關注力度不足,中國各地頻繁發生家庭成員集體輕生的慘劇。去年4月,四川省米易縣一名母親帶着三個孩子跳橋自殺;2018年,湖南一位年輕母親因丈夫深陷網貸鉅債後失蹤,她帶着兩孩子跳水塘輕生;2017年1月,湖南省湘潭市也有年輕母親帶着兩個孩子從13樓跳下死亡。

2016年,甘肅省婦人楊改蘭殺害4個年幼孩子後自殺,8天后,其丈夫料理完親人喪事後亦服毒自殺身亡,事件更震驚了國際社會。

更多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