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突破封鎖順利返京 武漢確診女犯身份曝光 家底厚人脈廣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認爲,這說明湖北和北京的防線根本形同虛設,湖北當地所謂的「內防輸出」和北京所謂的「外防輸入」實際上是漏洞百出。疾病預防控制及司法警察等部門都是極端不負責任的。

黄姓女子刑满释放后,突破重重封锁从武汉返回北京的丑闻,引起巨大争议。图为1月26日,穿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与警务人员一起在山东滕州市的高速公路检察站进行防疫工作。(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黃姓女子刑滿釋放後,突破重重封鎖從武漢返回北京的醜聞,引起巨大爭議。圖爲1月26日,穿着防護服的醫務人員與警務人員一起在山東滕州市的高速公路檢察站進行防疫工作。(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嚴峻,重災區湖北省武漢市迄今已被「封城」逾1個月,但近日卻曝光有一名確診黃姓女子刑滿釋放後,突破重重封鎖從武漢返回北京的醜聞,引起巨大爭議,外界紛紛質疑其是否有「強硬後臺」。有陸媒日前披露黃某的服刑細節及背景。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確診釋囚黃姓女子全名爲黃登英,原爲湖北恩施市宣恩縣水利水產局財務股副股長兼出納。2013年6月,她涉及宣恩縣水利水產局集體貪污案,個人貪污所得36萬5120元(人民幣,下同)而被判刑10年,追繳貪污所得,經兩次減刑後於2月17日刑滿出獄。

報道援引黃登英的辯護律師表示,黃登英的原戶籍在湖北宣恩縣,她在恩施「人脈很廣」,雖然被「沒收貪污所得」,但「原單位的小金庫就是她管的。她家境不錯,有三套房」,其中一套就是她居住的北京東城新怡家園小區7號樓單位。

黃登英的覃姓女兒在北京工作,黃登英刑滿釋放後,由其女兒等家屬到武漢女子監獄接其回北京。

據財新網報道,黃女士刑滿3天后,監獄方將其送至武漢城外高速路口。但黃女士家屬拒絕透露行程細節,黃女士的女兒表示,他們接到監獄通知,對方要求去接人,但並未提黃女士發燒的事情,「我們被欺瞞了。」報道稱,在開車回北京的路上,黃女士家屬才發現武漢女子監獄爆發疫情的消息上了熱搜。

據悉,該女子出獄前幾天已出現發燒、喉嚨不適等徵狀,到本週一(24日)確診感染武漢肺炎,轉送定點醫院隔離,與她密切接觸的3名親屬也已進行集中隔離觀察。

報道指出,向接近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人士處確認,2月21日上午,警察把黃女士送到武漢城外的高速路口,之後由家屬開車接走。2月21日下午,黃女士隨家屬在回北京的路上,湖北日報首次發佈監獄疫情的消息,披露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確診230例,其監獄長被免職。

黃姓女子突破封鎖成功返京的消息引起廣泛關注。據自由亞洲電臺報道,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認爲,這說明湖北和北京的防線根本形同虛設,湖北當地所謂的「內防輸出」和北京所謂的「外防輸入」實際上是漏洞百出。疾病預防控制及司法警察等部門都是極端不負責任的。

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則表示,整個事件疑點重重。一是黃姓女子家屬如何前往武漢,而且沿途沒有任何阻礙,根本是不可能的;二是黃姓女子在獄中已確診感染武漢肺炎,卻仍然可以離開監獄。

相關報道

桑普針對當局爲此成立「聯合調查組」說,他從來不相信該調查組能查出什麼。如果是一個小官,當然可以用殺雞儆猴的方式處理事件,但如果是大官,肯定是查不出什麼的。

另外,有大陸網友質疑,身爲基層官員的黃登英貪污所得被追繳,爲何坐擁3套房子?而且她女兒位於北京東城區新怡家園社區的豪宅,現在1平方公尺至少要價13萬元,一套約130平方米的精修房,目前網絡開價相當於1600多萬元。一個水利局出納竟然可以買得起北京二環的房子?!

該事件引起軒然大波,中國司法部週四(27日)凌晨宣佈,派聯合調查組赴湖北,針對該事件進行調查。曾表示防控疫情要做到「滴水不漏」的湖北省委書記應勇也隨即下令,監獄系統、看守所等單位要嚴防死守,「原則上只進不出」。

更多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