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疫情失控民間追責 方方:「誤導民衆的媒體老總,你們是不是該引咎辭職」?

方方感嘆,「就連我這樣的老百姓都已聞訊新病毒感染厲害,從1月18日起,開始戴口罩出門。而媒體呢?1月19日報道萬家宴,1月21日報道省領導參與大型聯歡會。每一天都誤導着百姓沉溺於盛世,卻無一句提醒:新冠毒魔已然張着大嘴,走到了你家門口。」

中国作家方方质疑,疫源地湖北省及省会武汉市的媒体未在疫情之初善尽报导和揭露之责,反而却“误导百姓沉溺于盛世”。(图片来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國作家方方質疑,疫源地湖北省及省會武漢市的媒體未在疫情之初善盡報導和揭露之責,反而卻「誤導百姓沉溺於盛世」。(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作家方方在最新的日記中質疑,湖北省及其省會武漢市媒體未在疫情之初善盡報道和揭露的使命及責任,反而卻「誤導百姓沉溺於盛世」,回想起那以千而計的悲慘人生,如今不知是否有記者良心發現並感到慚愧。

現居武漢、原名汪芳的中國女作家方方在疫情期間持續在微信發表「方方武漢日記」,記錄武漢封城時的相關情況,引起大陸社會廣泛共鳴。

據中央社報道,方方在近日一篇日記中提到,此次最先出現疫情的武漢當地有「湖北日報」和「長江日報」等兩大傳媒集團,其中湖北日報旗下擁有7報、8刊、12網站、5個移動客戶端(APP)和1家出版機構、56家(獨資、控股)公司,在全省17個市州建有分社(記者站),是湖北最大的新聞信息平臺。

方方表示,看這個架勢,長報集團旗下各報刊、網站、公司及新聞記者人數也不會少。她直言,當「病毒毫不留情地蔓延和擴散,醫護人員一個個倒下」之際,「而我們的報紙,滿是彩色,笑臉,紅旗,鮮花,歡呼,一張接着一張」。

方方感嘆,「就連我這樣的老百姓都已聞訊新病毒感染厲害,從1月18日起,開始戴口罩出門。而媒體呢?1月19日報道萬家宴,1月21日報道省領導參與大型聯歡會。每一天都誤導着百姓沉溺於盛世,卻無一句提醒:新冠毒魔已然張着大嘴,走到了你家門口。」

方方質疑,「回想起整個新年一直到方艙醫院建成這期間的日日夜夜,以及那以千而計的悲慘人生,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良心發現:慚愧自己放棄了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東西,即本該有的使命和本該盡的職責。」她提到,作爲最該提醒市民而非誤導市民的兩大媒體老總,「你們是不是也應該引咎辭職?」

方方在文章中還追問,「新聞記者的職責和使命是什麼?」在她的個人理解中,關注社會和民生應該是職責和使命中最重要的一條。她說,新型病毒的發現是個爆炸性新聞,警方訓誡八名「造謠網民」也不是小消息,這兩條都與社會和民生大大相關。記者發佈報道後可有繼續跟進?比方病毒是怎樣發現的以及是否有感染?又或八位網民是什麼人,他們爲何要造謠?

方方指出,職業記者本該有高度的職業敏感,他們應該是接過李文亮哨子的人。如果當時有記者深入調查新型病毒的始末,瞭解醫生正在成批倒下,又或是調查出八位」造謠網民」實則是八位醫生。媒體若持有更高職業精神,儘可能發聲,「結果會是怎樣的?還會有武漢這麼多天的慘烈現場嗎?還會有湖北全省人遭封又遭棄的現象嗎?以及還會引發全國各式各樣的損失嗎?」

方方在日記中寫道,「我倒是願意相信:無論湖北還是武漢,都有很多傑出記者。大有可能的是:他們既跟進了,也調查了,甚至也爲此寫了稿,卻並沒有被簽發。又或是,他們申報了選題,根本沒有被批准」。但她慨嘆地說,「如果真有這樣的事,還讓人有幾分欣慰。只可惜,到目前爲止,並沒聽說」,「李文亮的哨子吹響了一聲。然後,接哨子的人沒有了」。

據報道,對於方方的批評,一位署名「程老師」並自稱曾爲記者的網友直言,「我們的新聞單位履行的其實不是真正的新聞職責,而是宣傳職責。宣傳與新聞在職責上相差很大的」。

「程老師」說,「近年管制尤甚。以前是明確什麼不能報,你絕對不能碰;現在是規定你報什麼才能報什麼,其他都不能碰」。

更多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