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紐時:中國網警加大管控力度 濫權鉗制異見聲音 強迫民衆「聽黨的話」

警察會出其不意地來到網上發表批評言論的人家中,強行拉走犯事者,進行數小時的審訊。網警會強迫目標對象簽署保證書,並宣佈不再發表「政治上不能說的言論」,即使這些言論是在私密聊天羣組裏說的。還要保證未來一定「聽黨的話」,才能獲釋。

纽约时报报导,在「吹哨人」李文亮事件后,中国政府对于网路言论自由的控制愈加紧缩。图为2010香港平反六四大游行,游行民众高举标语抗议以言入罪(图片来源:laihiu / LAI Ryanne,wikimedia,CC BY 2.0)
紐約時報報導,在「吹哨人」李文亮事件後,中國政府對於網路言論自由的控制愈加緊縮。圖爲2010香港平反六四大遊行,遊行民衆高舉標語抗議以言入罪(圖片來源:laihiu / LAI Ryanne,wikimedia,CC BY 2.0)

中國爆發的武漢疫情持續延燒,外界認爲,中國政府此次對疫情的應對失策,已引發其執政危機。紐約時報指出,爲加強對權力的控制並轉移焦點,當局試圖授權網絡警察擁有更多權力,針對網上討論疫情與抱怨政府的民衆,進行更嚴格的審查與壓制。

紐約時報在17日的報導中說,中國當局對武漢肺炎疫情的處理方式,從最開始的瞞報、欺騙,到將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等8人訓誡等令民間抱怨聲浪逐漸增大。而面對網絡上的憤怒情緒,中國的網警正在成爲「抵擋針對前者的憤怒情緒的堡壘」。

報導稱,大陸公安會出其不意地來到網上發表批評言論的人家中,強行拉走犯事者,進行數小時的審訊。網警會強迫目標對象簽署保證書,並宣佈不再發表「政治上不能說的言論」,即使這些言論是在私密聊天羣組裏說的。還要保證未來一定「聽黨的話」,才能獲釋。

報導指出,成都一名剛從法學院畢業的李昱辰(音)透露,他在2月初以古文撰寫諷刺審查制度的文章後,警方就找上門帶走他,從下午審訊至半夜。李昱辰表示,他被迫簽署了一份聲明,否認自己的觀點,並保證聽黨的話。

根據報導,去年9月,邁爾斯·張(Miles Zhang,音)則是因爲使用一款攔截政府網路過濾器的軟體而惹上麻煩。報導說,警方把邁爾斯·張抓來問話,經過數小時審訊,最後把他扔在大街上,走了好幾公里纔回到家人身邊。那次經歷讓他非常震驚,計劃永遠離開中國。「我曾經認爲,審查是一個可以克服的技術問題,但是這次就像當頭棒喝。這是國家恐怖主義。」

分析指出,「吹哨人」李文亮醫師去世後,中國政府壓制真相的惡劣手段曝光,憤怒的浪潮襲捲中國網路,沒想到政府抑制龐大民怨的辦法,竟是加大壓制力力道,透過網路警察讓直言不諱的人閉嘴。

報導解釋,早期中國極少嚴厲對付社羣媒體上的發文者,審查制度的執行通常就是刪文。如今,警察積極追捕禁文的作者,這些變化發生在北京當局努力推動黨在網路上的鐵腕統治。

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成立,主要用於網絡審查、打壓社羣媒體上那些並不總是聽從黨的「大V」。

2015年當局建置了網警系統,網警會要求當地執法部門將違法者帶進來審問,並進駐地方警局、創建自己的社交媒體賬戶,宣傳網絡逮捕行動。

報導說,45歲在金融圈服務的波爾.程(Bole Cheng,音)曾因香港反送中抗爭與他人在網路上爭執,並引用意思是「小人」的雙關語稱呼習近平,隨後兩個警察找上他,審訊長達5個小時,之後又數次找他「喝咖啡」。警方不斷吹噓自己擁有很大的權力,承擔着新的國家安全責任,甚至威脅要讓他的兒子沒法上學。波爾.程最後只得無奈讓步,簽署「不再討論香港問題,不再侮辱國家領導人」的保證書。

波爾.程回憶在審訊過程中,曾試圖與年輕警官討論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但這個警官卻試圖撇清自己的工作與小說《1984》當中描述的情節,「他想表現出他讀過書,那些故事不是關於中國的。歐威爾說的不是我們。」

更多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