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又一陸媒曝光武漢中心醫院黑幕 追責醫院高層成焦點

多家媒體披露,疫情發生初期,武漢市中心醫院缺乏醫護防疫物資,甚至有醫生用塑料袋充當防護服。但黨委書記蔡莉3月初被衛健委命令必須24小時待在醫院後,她立即給自己安裝了牀、淋浴設備,因爲洗澡怕冷,還裝了浴霸。

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务人员感染比例及死亡人数是武汉各医院之首。图为湖北省武汉市一家医院的医务人员们正在对医疗设备进行消毒。(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務人員感染比例及死亡人數是武漢各醫院之首。圖爲湖北省武漢市一家醫院的醫務人員們正在對醫療設備進行消毒。(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肺炎(Covid-19)已導致武漢市中心醫院多名醫護人員感染死亡,該院醫務人員感染比例及死亡人數更是武漢各醫院之首。繼《人物》雜誌刊登「發哨人」、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後,南方週末再發文披露該院高層打壓「發哨人」細節,網絡上向醫院責任人問責的聲浪也越來越大。但有學者分析認爲,當局目前低調處理,以免牽出更多上層責任人。

綜合媒體報道,中國《人物》雜誌於3月10日刊出的文章長篇專訪文章「發哨子的人」被迅速下架後,引發網友以數十種語言、上百種形式接力轉發,躲避網絡監察;另一中國敢言媒體《南方週末》隨後於3月11日發表題爲《四人殉職,四人瀕危—武漢中心醫院「至暗時刻」》報道。

該篇報道進一步披露了武漢市中心醫院包括黨委書記蔡莉、院長彭義香及紀委書記李蜜在內的高層,打壓對疫情提出警告的醫護人員,迫使他們在缺乏防護設配的情況下,暴露在病毒威脅下,並導致該院300多醫護人員感染、4人死亡,以及4人靠儀器維持生命。不幸染病去世的醫生包括被譽爲疫情「吹哨人」之一的李文亮醫生。

報道指出,儘管該院有數百名醫護人員感染、多人死亡,但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院長和書記,從疫情爆發長達3個月的時間裏,都沒有去現場看望倒在防疫一線的員工。直到3月8日,該院負責人才在厚厚防護服的包裹下,去隔離病房看望那些感染的醫護人員。

報道刻意隱藏重要細節

自由亞洲電臺引述知情人透露,人物和南方週末報道均隱去了幾個敏感細節。其中一個細節是艾芬等「發哨」、「吹哨」醫生遭黨委書記蔡莉等人訓誡時,被扣上了3個政治大帽子,分別是:「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兇。」

另外,據多家媒體披露,疫情發生初期,武漢市中心醫院缺乏醫護防疫物資,甚至有醫生用塑料袋充當防護服。但蔡莉3月初被衛健委命令必須24小時待在醫院後,她立即給自己安裝了牀、淋浴設備,因爲洗澡怕冷,還裝了浴霸。

媒體人:政府沒興趣檢討多少人失去生命 黨國形象大於一切

報道援引資深心理學者譚剛強認爲,武漢中心醫院負責人是導致李文亮等醫護人員死亡的「直接責任方」,這些人哪怕只是作爲替罪羊也應該被問責。

他指出,該院高層對下級工作人員和患者生命的漠視程度「讓人憤怒」,中心醫院死了這麼多人,書記和院長都沒有去看望,後來他們因爲輿論大了才現身,對患者和自己的員工沒有一點人性。

另據關注該事件的媒體人透露,此事的複雜性在於,這些人本身也是在聽從更高層級的指示。李文亮等8名醫護人員被懲戒後,官媒新華社記者廖君即發佈報道稱「8人發佈不實資訊被依法處理」,而近日廖君又被官方評選爲所謂「抗疫先進代表」,這說明中共高層並不認爲打壓一線預警醫生是一種錯誤,他們更在乎的是所謂黨國的形象,也無興趣檢討有多少百姓和醫護人員因此失去生命。

更多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