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形勢嚴峻!官方封殺基層聲音 微信羣禁發有關武漢肺炎所有消息

李文亮死後,一封題爲《唯有改變,纔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致全國人大、國務院並全國同胞書》的公開信受到普遍關注。公開信中寫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開病毒肆虐的路,中國乃至世界爲中國人喪失言論自由買單……惟有改變,纔可望終結人禍;惟有改變,纔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否則,所有的悲憤,所有的淚水,終不免淪爲泡沫。」

近日各个微信群组都在转发一条消息,要求微信群里不能发布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的任何消息,否则封群封号,一旦封群永不解封。(图片来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近日各個微信羣組都在轉發一條消息,要求微信羣裏不能發佈有關武漢肺炎疫情的任何消息,否則封羣封號,一旦封羣永不解封。(圖片來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年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中國武漢爆發,迅速蔓延至全球20多個國家。中國大陸80多個城市實行了社區封閉管理的「軟封城」以及海陸空全部阻斷的「硬封城」來阻止疫情傳播。但顯然當局更加在乎輿情的走向,於是最先曝光疫情的武漢中心醫生李文亮被訓誡了,在微信和微博發佈某些消息的民衆被當局扣上「造謠者」的帽子抓捕或電話警告,大量的微信賬號和微信羣被封,武漢公民記者方斌被抓,陳秋實失聯。

2月7日凌晨,被訓誡的李文亮去世了,官方對疫情習慣的制度性撒謊以及對自由聲音的打壓點燃中國民衆的怒火,網絡上幾乎都是爭取言論自由的聲音,不過當局卻再次選擇熟視無睹,且放出「大殺招」:近日各個微信羣組都在轉發一條消息,要求微信羣裏不能發佈有關武漢肺炎疫情的任何消息,否則封羣封號,一旦封羣永不解封。

各個微信羣都轉發通知要求不能討論疫情否則封羣
各個微信羣都轉發通知要求不能討論疫情否則封羣。(圖片來源:微信)

近日,多個微信羣主和微信用戶向本網記者表示,大大小小的微信羣都在轉發一條通知,內容顯示:從即日起關於武漢肺炎疫情的信息,除了官方發佈的之外,羣組成員不得在羣裏發有關疫情的其它鏈接或是小程序,封羣已經開始了,而且永遠不解封。

各個微信羣都轉發通知要求不能討論疫情否則封羣
各個微信羣都轉發通知要求不能討論疫情否則封羣。(圖片來源:微信)

通知還稱,目前封羣的任務已經下來了,最近兩天管的特別嚴,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發,不管是好、壞的言論只要發現有互動就會封羣,所以最好就是什麼都別發。

各個微信羣都轉發通知要求不能討論疫情否則封羣
各個微信羣都轉發通知要求不能討論疫情否則封羣。(圖片來源:微信)

由湖北省武漢市爆發的這場來歷不明且奪取逾千條人命的肺炎敲打着每一箇中國人的心。中共官方在肺炎爆發之初,想盡辦法隱瞞疫情導致如今大肆傳播的情況,直到今天所用的手法更是花樣迭出,口頭警告、解除聘用、強制隔離……如今在全球擁有10億用戶的微信更配合當局做到「消聲至基層」。

武漢肺炎導致消息滿天飛,真實的不真實的,微信要封羣的消息也在近日不斷傳出,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時止,中共官媒或官方微博並未對上述消息進行闢謠,而通過記者瞭解發現,一些羣在討論武漢肺炎疫情時確實被封了。

微博上許多網民表示微信羣被封
微博上許多網民表示微信羣被封。(圖片來源:微博)

 

微博上許多網民表示微信羣被封
微博上許多網民表示微信羣被封。(圖片來源:微博)

有網民近日在微博發消息質問騰訊爲什麼將其微信羣封了,他表示羣裏只是轉發了官方的疫情數字鮮有討論還是被封了。有人則表示只是討論疫情絕對沒有謠言也被封了;還有的說,從封羣后就申請解封,但到現在仍未能恢復使用。

微博上許多網民表示微信羣被封
微博上許多網民表示微信羣被封。(圖片來源:微博)

細心的網民也發現,官方大量封羣的行動正是在武漢中心醫院李文亮醫生去世後。

微博上許多網民表示微信羣被封
微博上許多網民表示微信羣被封。(圖片來源:微博)

李文亮是最早將疫情信息發佈在微信羣組裏的人,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看到一份顯示檢出SARS冠狀病毒高置信度陽性指標的病人的檢測報告,於是下午17時43分他在同學羣中發佈了一條關於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信息「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隨後發了一張檢測報告,一張患者肺部CT圖,18時42分他又補充說:「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最後解釋了一下什麼是冠狀病毒,同時他還在羣裏囑咐不要將該消息和檢測報告外傳,但沒想到很快被截圖傳出去了,並傳到了海外的推特、臉書及各大社交媒體,這個消息很快被傳媒注意,密切關注中國的這個疫情。中共官方隨後指李文亮等8人「造謠」,2020年1月3日李文亮被提出警示和訓誡並在官方授意下寫訓誡書。2月7日,李文亮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

李文亮死後,一封題爲《唯有改變,纔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致全國人大、國務院並全國同胞書》的公開信受到普遍關注。簽署者包括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獨立學者笑蜀、郭飛雄等。公開信中寫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開病毒肆虐的路,中國乃至世界爲中國人喪失言論自由買單……惟有改變,纔可望終結人禍;惟有改變,纔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否則,所有的悲憤,所有的淚水,終不免淪爲泡沫。」

參與簽署的衆多當事人都表示,他們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脅和警告,有的人微信被封號,有的微信羣被封。

學者郝建簽署了這封公開信,他對BBC說,他所在的單位最近通過短信和電話警告他,明確表示以後不讓參加這類行動。他還表示,他通過轉發文字、截圖、文件等方式嘗試發佈微信朋友圈,「跟騰訊鬥來鬥去」。他的微信號不久被封。

清華法學教授許章潤於本月初發表的文章《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得到了中國一些學者的力挺,許章潤所在的微信很快被封,他所在的微信羣也很快被封。

隨後公民記者陳秋實失聯了,而曾在醫院拍攝「運屍」的武漢公民記者方斌第二次被抓。更多敢於表達自己想法的人被迫丟掉崗位。曾任職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文法學院的香港籍社工周佩儀因「發表不當言論」被解僱,她在朋友圈中寫道,「制度形成的社會問題真不是聽幾個心理課程就完事的,冤死的命會落在每個人的心上變成恨……我真再聽不下正能量了!麻煩各位愛國小粉紅把我刪了吧!」

武漢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周玄毅遭到學生舉報,舉報者發現週轉發了CNN關於李文亮醫生的報導,附上一句話「我們在悼念我們自己」。周玄毅的微博仍在更新,最後一條是在2月12日,他表示自己暫時沒什麼大事,謝謝那些關心和支持他的人。

相關報道

總部在美國華盛頓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披露,從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一週之內,中共當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國公民。公佈的數據顯示,這些中國人大多數被扣上「散佈謠言」、「製造恐慌」或「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的帽子,而遭受行政拘留、罰金或是教育訓誡等處分。

德國之聲2月6日援引大赦國際的中國研究員潘嘉偉的話說,中共政府一如往常地打壓言論自由,目的就是確保其處理疫情不當的消息不會流傳到網絡上,因而影響到其政權的正當性。

潘嘉偉說,中共政府大規模審查與新冠病毒相關訊息的情況下,國際社會必須仰賴國際媒體、國際組織以及國際衛生專家來追蹤疫情的相關訊息,這樣國際社會才能取得最精準的信息來對抗新冠病毒疫情。

更多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