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李文亮去世掀言論自由呼聲 死亡時間成疑 網友質疑「官方維穩套路」

對於李文亮病逝消息的反覆,有網友質疑是官方爲了維穩爭取時間,「這是輿論控制的老手段,這叫延宕情緒,直接公佈死訊公衆憤怒太大,要把憤怒轉化爲對奇蹟的失望。現在大家不就覺得憤怒少了很多嘛」。

2020年2月7日在香港举行了悼念李文亮医生的仪式。 (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0年2月7日在香港舉行了悼念李文亮醫生的儀式。 (圖片來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肆虐全中國乃至世界,外界質疑中共當局隱瞞疫情的聲浪四起。被稱爲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因感染武漢肺炎不幸病逝,留下5歲兒子及懷孕妻子。消息傳出後,大批網友在微博表示悲傷和憤怒,併發起了#我們要言論自由#的話題,並直言中國缺乏包容不同聲音的制度,但該話題隨即被刪除。有武漢市民週五(7日)晚開窗高喊「武漢加油」,也有人吹哨子,以此悼念病逝的李文亮;還有8名市民開着8輛車,並打開安全警告燈送別李文亮。

綜合多家媒體報道,武漢肺炎疫情大規模爆發前,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曾在社交媒體透露有關華南海鮮市場疫情信息,爲最早公開有關疫情信息的8名醫生之一。但後來卻被武漢警方指是造謠,遭傳喚及訓誡。

然而隨着疫情擴散,從「8名散佈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發展到「武漢封城告急」,新型冠狀病毒不僅迅速蔓延全中國,甚至還擴散至全球。民間輿論爲李文亮等率先曝光疫情的8名武漢醫生鳴不平。

但令人遺憾的是,被稱爲武漢肺炎的「吹哨人」的李文亮因接診了一名急性青光眼病人後遭傳染,該病人於1月9日被確診,10日病發,隨後病情加重,並住進了重症監護室。

圖左爲李文亮醫生被迫簽下的「訓誡書」。

據報道,週四(6日)晚上,大陸部分官方媒體和社交媒體傳出李文亮於當晚9時30分過世的消息。世界衛生組織(WHO)隨後也在官方推特發文悼念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病逝消息傳出後,牽動了無數中國民衆的心。但就在網絡涌現一片哀悼聲之際,當天11時左右,突然又傳出醫院正以葉克膜搶救李文亮。據悉,上述官方媒體的消息也很快被刪除,官方統一口徑說,李文亮病危,正在搶救中。

據報道,對於李文亮病逝消息的反覆,有網友質疑是官方爲了維穩爭取時間,「這是輿論控制的老手段,這叫延宕情緒,直接公佈死訊公衆憤怒太大,要把憤怒轉化爲對奇蹟的失望。現在大家不就覺得憤怒少了很多嘛」。直到週五凌晨3時48分,武漢中心醫院才發微博確認了李文亮於2時58分過世的消息。

對於李文亮生前發出疫情提醒卻被當成「謠言」,一波要求「言論自由」的話題迅速在微博上延燒。據統計,截止週五凌晨1點12分,微博話題「我們要言論自由」共獲得202.5萬閱讀量,相關微博超過8000條。該話題被刪除後,網友又迅速開闢另一個話題「我們要求言論自由」繼續發聲。

在微博刪文前,有網友留言表示:「如果謠言是他(李文亮)的罪名,我們唯有以真話悼念」、「我們要言論自由,我是人,獨立鮮活的人,我應當享有作爲一個人最基本的人權。」、「愛刪話題是嗎?刪一次發一次,『我們要言論自由』 」等等。

還有網友效仿香港「反送中」運動,提出武漢肺炎版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包括「撤回對李文亮的訓誡;撤回所有刪帖命令;撤銷所有因言獲罪的指控;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涉事官員責任;立即歸還人民言論自由」。

儘管武漢處於封城狀態,週五上午仍有武漢市民前往武漢市中心醫院門診大樓,在醫院門口擺上李文亮的相片與鮮花。除了專程趕來的市民,當天陸續有穿着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前去弔唁,有的武漢市民駐足靜立,也有外地人委託武漢朋友去獻花。

圖爲武漢中心醫院大門處的臨時祭壇。
李文亮醫生因感染武漢肺炎去世。圖爲武漢中心醫院大門處的臨時祭壇。(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另外,有網友發起「今夜,我爲武漢吹哨」活動,呼籲大家週五晚上9時在家中點亮燈光、吹響口哨,祭奠爲武漢吹哨的李文亮醫生。還有8名市民晚上開着8部車,代表8個被訓誡的人,並打開安全警告燈前來送別李文亮。

據自由亞洲電臺在推特上傳李文亮母親的錄音訪問顯示,李文亮的遺體已經被火化,骨灰暫存在殯儀館。她透露,李文亮從治療到搶救,他們都不能看望,連最後一面都不讓看。

更多中國

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网络图片)
中國

中國網絡觀察:當局抓走許教授

7月6日中國北京時間晚上10點,互聯網用戶在中國主要的社交媒體新浪微博上搜尋「許章潤」會被告知,「抱歉,未找到相關結果」。與此同時,新浪微博搜索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