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疫情30天,成都到墨尔本(上)

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知世态风云。如今,国人想知道自己的事情,只消遵纪守法看央视就行了,不能去翻越防火墙。我老实,从不翻墙,经常看“新闻联播”打气。关于疫情,只记住了两点:可防可控,人不传人。

2020年1月22日,看见网帖,××村村民委员会通告各村民:春节马上就到,湖北武汉发生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此病难治,是要人传人的。家中有武汉的亲人,不要回来过年,可以打个电话连个视频。如果村口发现鄂A开头的车辆,可采取一切手段,不准入村。现在发个照片,大家认清“鄂”字。凡与湖北武汉人员“私通”的,取消今年的种植补助!

消息是真是假?不确定。不过许多“谣言”传着传着就成头条新闻了;有的“谣言”,单凭那副长相,就很靠谱。想起,有人传说,在网上发布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被公安机关传唤、训诫的李文亮等8名“违法人员”,都是医生,被冤枉了。可惜有64万个点赞称颂呢。我历来知道,任何地方出了问题,领导是拿不出办法的。群众很早就发现的问题,领导不认可,就等于没有问题。某一天领导只提出群众早就发现了的问题,问题才成为问题,而且仿佛是新问题。领导提出问题,并不解决问题,问题要由群众自己解决,解决不好,还会受到惩处。不过领导提出问题了,就是允许群众解决问题了,总好。当时并未把“真正能保护我们的,有时是‘谣言’”这句话,放进心里。仍然觉得疫情很遥远。

朋友告知,成都某区有人去上班,门卫室聊天几分钟,就被隔离了,又被确诊了!还让我看两句口号:武汉加油!武汉人滚!感觉是同一批人嚷嚷呢。

1月23日,病毒继续六亲不认,不讲政治,官员也染上了;武汉宣布封城。今人云:“从2019年12月1日第一例发病,到8人封口,到武汉封城,足足五十多天,病毒通报在一层层审批中,完成了传播;在一级级延误中,造成了重大损失;在一步步瞒报中,致使全国百姓遭殃!”谎言总是墨写的;事实总是血写的。当天,四川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此时武汉居然是二级)。成都组织人力,包括警察,沿街喊话:“打麻将的,打了这把马上散,各人关门。你不关,我们给你关!”小区喇叭也在播:“没四千万别出门!没四千万别出门!自行隔离……”嗯?仔细一听,是“没事千万别出门!”

微信刷屏:“隔离就隔离!我们成都人不怕,一家人关到一起打麻将。有不打麻将的,总要找点事做,年底生宝宝高峰不来才怪!”社区也宣传:“新冠肺炎粪口传播了,主要靠洗屁股,屁股干净了,就没有粪了!”笑死我!觉得隔壁老王,是个老实人,害怕他搞错了,继而一家人都搞错,应该提醒他。马上扑上窗口高调宣布:“注意,严防粪口传播不是洗屁股,是洗手,是喊你防手防口,以免病毒从消化道入侵;病毒是从上往下攻,不是从下往上攻。没有病毒会从肛门攻进肺部。当然屁股和手可以一起洗!”老王立刻大声遥问:“已经几天了,只通知勤洗手,现在又通知洗屁股,啥时候让洗头洗脸洗澡?不敢乱洗,生怕违反了规定。”各家窗口,飘出一片笑声。

1月25日,多家媒体呼吁:成都有关部门请关注,普通居民买不到口罩。请解燃眉之急!

我意识到,有人终于“把小事拖成大事,然后集中力量办大事”了。也怪美帝,1月3日起,就获得疫情通报30次,偏偏不告知中国人。

人活在世上,就为了牺牲当英雄?就渴望盖国旗?不。原本我定于2月6日赴澳洲。还有十来天呢。疫情并不遥远,已经追杀到身边。决定改签,提前。可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网上也没能顺利进行下一步操作。那就去售票处吧!

气温不算低。成都的冬天,永远不见天日!太阳一露脸,足以震撼人心,必定倾巢而出,“晒太阳晒太阳!”但街上居然没人。都在执行钟南山的最新指示:在家重如泰山,出门轻如鸿毛!什么叫囚徒,什么叫软禁,成都人民乃至全国人民都懂了,正在深刻体验呢。但我不怕,因为我长期自我实行“软禁”,很少出门,已经习惯了。

公交车上也没人,就我和驾驶员,两兄弟相会。途中冲上来一个小伙子,没戴口罩,一脸悲戚。找我倾诉,说,他出门不戴口罩,一直被人嫌弃;女朋友跟他分手了,还顺走了他的口罩。

到了川航售票处,大门紧闭,俨然防火防盗防疫情的架势。围着侦查一圈,角落里找到个小门,守着个年轻的胖保安。他威严地警惕地审查了我一眼,对着我的脑门就是一枪——测温枪。又登记姓名电话。走近柜台,告知来意。工作人员说:都慌着离开,机票很紧张,没法改签。下午又去一次,希望碰碰运气;运气不好。

1月26日,为了预防新冠病毒肺炎传播,澳洲莫里森政府宣布,从2月1日起,来自中国的旅客(不含公民、PR永居,以及其直系亲属)将被禁止入境;入境者须实施14天的自我隔离(2月20日,莫里森宣布入境禁令延长至2月29日)。后来中国官方表态:俄罗斯禁止中国公民入境,客观理性;澳洲禁止中国公民入境,过度反应;美国禁止中国公民入境,居心叵测。这叫什么话?对美,还加了一句狠的呢:立即纠正错误,撤销有关决定!

次日,携程打来电话:“航班取消了,我给你操作退票!”我刚查过川航微信公众号,于是照实说:“四川航空显示没有取消!我拒绝退票!”以免被收割智商税。携程说:“那我重新核实一下!”隔两天,携程又打来电话,对话和之前完全一样。

2月3日凌晨零点零五分,成都青白江地震,5.1级。防病毒人不能在外,躲地震人不能在家。要赶尽杀绝吗!微信圈立刻传出“好消息”:“隐藏在成都人民身边的武汉人全部找到。因为刚才地震时,我们都在屋头烫脚,他们却惊慌失措地跑到大街上去了,还光着嘴呢!” 

2月5日深夜,我带上一包一次性手套,一包湿巾,出发去双流机场,飞澳洲。出门就遇到小区喇叭主播。得知我“居然要趁乱逃亡国外”,立刻搬出她窖藏发酵数十年的是非观和价值观,强制宣讲,积极输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义正言辞地毁人不倦,无私地为我填沟铺路,指明方向——“留下来和全国人民一起战斗!”我没与特级瞎扯大师纠缠,快速撤去。

街上没车没人;航站楼前同样。进了三道门,行李过了三次安检。开始还换手套,擦湿巾,希望不接触其他东西。简直不可能。于是放弃。幸好准备了一块肥皂,忙完一轮,洗一次手。每个人都戴口罩,如蒙面贼;我天生容貌怪异,最像贼。

出关过安全门时,大眼睛美女等人积极揭发前面扎大辫的老头:“门叫了!灯红了!”我一留意,只发现小灯还在亮。关员令老头返回,重新过门。众人四散。关员倒还情绪稳定。这一次,门不叫,灯不亮。老头顺利过关。我才明白,安全门带有测温系统,一过就测;过几道门,就测几次。所以,始终,不但没有人出哲学考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也没有人操起测温枪,抵住我的前额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